•         毫无疑问,荷兰这届的打法大多数荷迷都不喜欢,更何况他队球迷,西班牙的传球也确实很好看。但CCAV几个评论员所谓“艺术足球战胜功利足球”的说法真是大谬不然。首先,我不觉得只有娴熟的地面配合才算艺术,其次,将“艺术足球”与“功利足球”相对更是不靠谱。仿佛艺术足球就不功利一样。再次,功利是一种价值判断,甚至道德评价,其本身已经违背了评论公允的标准,更是对各种足球风格和传统的简单指称和粗暴强奸。试问,难道这次西班牙的打法不功利吗?先进一个球,然后不停的倒脚,这还不够实用?每场进球不超过两个,这就叫华丽?风格就是风格,其本身在某个时段或许有高低之分,美丑之别,但这都与功不功利的价值判断无涉。各个球队对于风格和策略的选择基于本国的足球传统、自身球员的特点,以及主教练的战术思维,正是因为球场上有不同风格的并存和竞争,比赛才好看,如果“艺术足球”一统江湖,每个球队都比拼传球,大打太极,球场上再没有快速反击、长途奔袭、精妙长传……会不会也很令人审美疲劳?如果按照张路所说,所谓功利足球就是只追求结果的话,那所有足球都是功利足球。如果说艺术足球就是除了追求结果,还最求场面的好看的话,那以西班牙为例,在本届杯赛中,除了传球和配合之外,很难说他们就奉献了多么精彩动人的比赛。而这些传球和配合,难道是西班牙为了使比赛更好看吗?它本身就是战术的一部分。张路们要说的其实无非就是他们喜欢西班牙的风格而已,没必要还附带上这么多过度诠释吧。什么艺术不艺术,功利不功利,足球本身的胜利不胜利,未来不未来都是扯淡。足球什么时候没有过未来了?又有什么风格可以掌管足球的未来?至于球迷喜欢不喜欢看,又哪轮得到各位操心,德国踢得最简单最难看的时候不也还有一大堆德迷支持吗?这些球评人或许懂球,但缺乏逻辑,按照西班牙的个人特点及其足球传统,他们选择这样的打法本身出于实用的目的,因为这样能最大程度的保证他们的胜率,让他们学英格兰德国意大利,他们学得来吗?因此,所有风格和打法都只是球队自身选择的一种最顺手也最有胜算的赢取胜利的方法而已,风格之间的区别是筷子和刀叉的区别,根本不涉及功利不功利的价值判断。说荷兰是功利足球,西班牙是艺术足球,就跟当年说李白是无产阶级,杜甫是地主阶级一样。

            因此西班牙夺冠的意义在于,他们坚守了自身的传统和打法,并将其优势充分发挥出来,就好像少林弟子通过少林功夫夺得了武林盟主。而我荷即使这次夺冠也留有遗憾的原因在于,即使夺得了武林盟主,这名武当传人,用的还是峨眉的武功。问题不就是这么简单吗?而一旦使用“功利”这样的字眼,我荷就似乎从艺术家变成了奸商,不止要接受球迷们对打法上的不满,还要接受媒体和不明真相的群众的道德审判。这对这届虽不算十分强大,但表现得比起以往更具战术素养、更沉稳、顽强的荷兰队是不公的。

           支持一个球队的原因很复杂。庸俗一点来说,对于世界杯,选择一个喜欢的球队,只是为了更好地参与这个全球性的游戏,就像下跳棋的时候,你选择某种颜色的弹子球一样。当我说我是荷兰球迷时,指的总不是我支持某一时段、某一批次的荷兰队,不是克鲁伊夫的荷兰队、不是范巴斯滕的荷兰队、不是博格坎普的荷兰队、不是范尼的荷兰队、不是斯奈德的荷兰队,我支持的就是荷兰队本身。它包含了过去、现在和未来。它只是一个名称,一抹橙色,但光是这,就足以让我激动不已。这可以说是一种宿命的选择,它与个人的人生和看球经历、个性、情结等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因此,与其说这是对球队的忠贞,不如说是对自我的忠贞。在这种无条件的坚持中,荷兰已经成为一个理念。而荷兰足球赖以闻名于世的全攻全守打法看似似一个概念,但由于其理想化的追求和操作的难度,也已接近于一个理念。从这个角度说,不夺冠只不过是进一步圣化了这个理念而已。

            最后,我不喜欢这届荷兰队的打法,但我喜欢这届荷兰队。喜欢罗本、库伊特、斯奈德、埃利亚……而决赛中我只尊敬阿隆索一人,是条汉子。

     

  • 若干年前的世青赛时,他恰到好处的短发还能看出些英俊的意思,甚至往右一偏,就会走向奶油路线。功成名就后,他却留了一头邋遢而不飘逸的长发,恐为巴蒂和克雷斯波所不齿,他还紧紧绑了条发带,像是电视剧《西游记》中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那一派的。这个造型让他显得随便、较真、自信,他已经在塑造自己独立和不朽的形象。他时而像个在球场上找不到方向的酒鬼,游离于整个赛场的氛围之外,他喜欢耸拉着双肩,中国球星范志毅也喜欢如此,但范志毅比他足足高一个头,这让他更显得落泊。加上略显呆滞的眼光,这简直是个不可救药的局外人。这并不是假象,他并不需用假象来迷惑对手,他的一切形象都融入了球技之中,就像醉拳,拳从醉中来,醉在拳中却愈加酣畅。在你不注意的时候,这个醉鬼像是会移步换影,已经站在了球场的另一边。往往是他第一个撕破球场的宁静,像只鸬鹚在机会到来前的几秒内,扎入水底,他把球场变成了杀机四伏的阿根廷草原。又是他第一个从悸动中回复平静,用比鼻子更灵敏的脚尖继续寻觅猎物的位置。积极、冷静、敏感、出众的脚法、开阔的视野、宽广的活动面积、对于节奏的良好把握、动静之间的迅速转换……他传承了马拉多纳的衣钵,阿根廷血统纯正的技术足球又催生出了一朵光芒四射的致命花朵。马拉多纳把阿根廷探戈的激情和细腻演绎到了极致,而他却用其内敛反衬出拉美大陆的难解和悠远,不管他以后发展如何,这种融入地域文化中的形象难以被取代。他的中文名翻译过来叫“梅西”,谐音“没戏”,有他在的时候,对手基本没戏。我看到一只小个子乌鸦,渐渐升起变大,乌黑的阴影笼罩了蓝白条纹的足球场。

     

     

    奥运赛场上的阿荷之战

    P8163955

    P8163953

    P8163961

  • 浙大就是一网吧

    北京就是一工地

    阿姆斯特丹就是一洗头房

    杰尼斯事务所就是一理发厅

    奥林匹克运动会就是一会

     

     

  •       荷兰,法国,意大利,罗马尼亚,说是四强也不为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