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韩愈

  •   无非是追根溯源,我也不想多加解释了。

    foot:(韩愈)文起八代之衰,这个人的内心及其傲岸苍茫。

    单吊一索男:

    下半身

    胡不饭我    

         下半身 我没少做一些赤裸裸的梦,比如衣不蔽下体的走过童年时候的操场,或者为了到斯文的所在干优雅的事儿,被迫光溜溜的穿过如今的闹市,还不得不进入一个挤满了男女的电梯。在梦中,旁人诧异的目光会让我无地自容,羞愧不能自已。这证明我没有露阴的癖好,当然,如果你读过梦的分析,可能会说我是通过梦境来实现自己久受世俗风纪压抑的猥亵冲动,或者是我的现实生活充满了不安和自卑。但我究竟没有在澡堂之外的公共场合裸体过。有段时间我嘴里常常蹦出“裸奔” 这个词,那更多是因为这两个字音节铿锵,意象迷人,我到底没有实践过,不是裸而不奔,就是奔则不裸。不知道读到这里,您心里会不会好奇我和我的女人在屋里床边……,但是我得说,您太缺乏起码的职业礼貌了做狗仔队就可以缺少一颗优雅的内心吗?单吊一索男虽然不是名人,但也会需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公元2003年8月16日的晚上,我终于在数十名美丽少女的面前勇敢地全裸一回。那是在我的大学深圳校友会足球队和深圳金融青联的一个球衣派对上,一位直爽而热情的86级师兄想开个玩笑,猛的扯下了我那件洁白的皇马球裤。我平静又迅速地把球裤拉上来,继续当时的游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据说当时全场一片尖叫,必须承认,我什么都没听见。还据说当时我的反应和表情冷静得令人叹服,但这种说法很快遭到质疑,有人认为,在那一瞬间,在场的人们根本顾不上去看我的脸。鉴于那天穿着偏长的球衣,我心怀侥幸地怀疑并没有人曾看到我的真迹。后来咨询一位素来以说实话著称的女孩子,结果她无奈地承认有幸目睹,并且详细描绘了一番所见以为证。露男根,这个校友晚会的评级超过三级,民间俗称:毛片儿。那些诗人们写一辈子下半身,不知道能不能修来这么一次艳遇。春梦的年华早已远去,能够泄露的仅剩是秋光。失去童贞的十多年之后,我不慎在众人面前裸露下体,从此再无法象一个老处男那样内心傲岸苍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