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二心集(杂)]

    2010-11-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85831755.html

         我现在正手捧一杯热水,一边翻看着丹托君的《艺术的终结之后》,当然,事实上,我的手正粘在键盘上。所谓艺术终结,指的是以前艺术的终结,而不是在”艺术“在这一概念名下的所有实践活动的终结,也就是说这是以风格的演进为标志的艺术历史进化之终结。从此,艺术进入了后历史时代。后历史时代难道就不是历史吗?观念艺术虽无风格可循,也不能放在同样的范式下来探讨其进步与否,但是一种观念的诞生,不是以另一种观念的褪去为标志吗?也就是说,新的观念艺术的诞生总是以对旧的观念艺术的反动为目的,那么,这是不是一种进步?这自然是一种进步,然而这种进步是观念的进步,丹托将这种观念等同于理论,又求助于黑格尔,最终证实了其艺术为哲学所取代的判断。这就是艺术的终结之要义所在。丹托喊出了这个颇具挑衅性,一听就会轰动的口号,挣得大名之后,又开始不厌其烦的解释,艺术的终结不是艺术的死亡,此”艺术“的终结不是彼”艺术“的终结。一生的工作和讲座就有着落了。但稍欠理论的空间和张力,只能给人以零星的启发,或者以对某个观点精炼或别出心裁的表述而被欣赏。此刻,我鼻塞加喷嚏,看他讨论毕加索,弗莱或者沃霍尔的盒子,感冒药的药力上来头脑开始昏沉,却依稀想起大学时代,有一年到杭州过元宵节,整个寝室跑到西湖边看灯笼,猜灯谜,经过湖滨校区,又来到河坊街,到处是人,一列跟我们同样年轻的人在街上招摇的走过,前面的人搭着后面人的肩,也就是跳着当时流行的扒拉扒拉舞,队伍越来越长,我们也加入其中。队伍中有男有女,都是同龄人,好不欢乐,奇怪的是此后竟无半点艳遇发生,激情也随着经验的增长而消磨。那个时候,我和我的同学们都单纯得像一只只笨头笨脑的企鹅,八位数号码。

    我与诸位的共识是,关键在于,赤子之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好声音 2007-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