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阴天 - [二心集(杂)]

    2007-09-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8330453.html

        台风又来了,这次叫韦帕,给台风起名字的人也蛮不容易的,每次不一样,而且名字都还挺有味道。不知台风和台风之间有没有什么遗传关系,要不可以叫韦帕一代、韦帕二代,桑美一世、桑美二世。有人很喜欢台风,势如破竹,荡涤一切,MC Hotdog和张震岳唱到:我爱台风,台风爱我……在没有为我造成麻烦的情况下,我也希望大风大雨可以冲刷掉一些暮气,而且我也很俗气,就喜欢雨过天晴的那一刻。

        但是下雨不可能不带来麻烦,最麻烦的就是这阴天。我讨厌阴天是因为它处处给人以限制,出行不便,只能待在屋子里,窗外是一团雨雾,视野不到几十米远;出了屋子,走路要小心翼翼,路上的积水象胶水,让你无法和这个世界脱离。而在阳光明媚的午后,走在路上是多么轻快,你自己就仿佛是一串口哨,一不留神就会被吹上树梢。阴天是最让人绝望的天气,最让人没有上升的希望,翅膀会被雨水打湿,你没法抛弃这个世界,你切实地感觉到它的存在,它的挤压,所以你只能待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有的人绝望得服服帖帖地臣服于屋子,并且还要为这个世界创造出一个受难者来,不信你们统计一下,大多数人应该都是父母在阴天百无聊赖地制造出来的。

        昨天还有阳光,今天一早就来了大雨,我没看天气预报之前就有预感。这个预感其实颇为诡异,局同学应该是标准的理性主义者,但有时候神秘主义起来还真称得上是一个半仙。昨天上午从外面回来,把门反推关上的瞬间,忽然脑子里出现一句台词:休怪老衲无情!我稍微一分析,觉得这真是一句矛盾重重、漏洞百出的台词。第一,这是一句恐吓的话,本来就不应出自慈眉善目“老衲”之口;第二,“老衲”本来就应该无情,为什么还要“休怪”呢?第三,这句话还有谈条件和让步的意思,这等奸猾出自出家人之口更是十恶不赦。种种推论下来,结果是这个“老衲”只能是法海,水漫金山,是蛮无情的,我建议就把下一场台风起名为“法海”吧。

        今早冒着风雨出去办事,走过一排淋湿的自行车旁边时,隐约看见一颗果实,它的地理位置应该在某个杂草丛生的果园,已经半荒废,长久无人涉足,它就像个塔角的铃铛一样挂在树上,很不起眼,既不鲜红,也不嫩绿,但是在树上长得很牢固,不是遇风就掉的样子。而它的生理位置,大概就在我大脑右上角靠近眼睛的地方,它更靠后,并且略微偏上。我看见它了,整个夏天它都挂在那儿,它不属于我,但别的人又没法将它看见,孩童们骑着自行车经过这块果园边上的时候,从来没人抬头,看见这颗果实。我还是希望它再长大一点,然后就自己掉到下面的杂草中去吧,慢慢化掉。

      

    分享到:

    评论

  • hi,局半仙你好
  • 你有果实,我有螳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