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家讲坛之三 - [南腔北调集(讲)]

    2007-09-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8106848.html

                          第三节:胡老师说出租车

        我在深圳的出租车里,塌陷的座位,凌乱的空间,肮脏的靠垫,龌龊的空气,爱吐痰的司机,刺耳的对讲机,拙劣的交通台女主持人,时好时坏的空调,模糊的玻璃,可能还有上一位乘客留下的纸巾、病菌和鼻屎,我就半靠在那里,斜视车外烈日下或暴雨中的人们、林荫道和鲜花,装聋作哑,魂飞天外,琢磨下午的工作会议,或者腹稿一句比起来不那么糟糕的诗。
       北京的情况会更糟糕,空间比深圳的现代车更加逼仄,司机更胖,腋窝里养狐狸,嘴里种大蒜。为了不直接伤害及他的自尊,我拿一本书遮在鼻沿下,故作沉思状。待到下车时,发现中毒已深,恶心想吐,任督二脉打结,脑子里有一条会放屁的毒蛇,一身荆棘,四处游动。
        上海就好很多,车像是新的,座套是换的,空气是清新的,付款是可以刷卡的,对讲是不开的,广播是关闭的,司机是戴手套的,说话是吴侬的。像上海这样的城市不出好企业,不出好诗人,实在过意不去。就冲这一点,陈良宇怎么辩解,人民都不答应。

                                                                 ——胡饭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两首情歌 2007-09-05

    评论

  • 玩也不行,玩也有罪,就你这两嗓子,让多少的哥蒙受不白之冤
  • 这位老师,人家就是写着玩的,可不是搞社会调查
  • 文人通病,以偏概全,将自己片面的主观的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感受无限放大,以至于自己也慢慢开始相信自己感受到的完全是事实,跟催眠同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