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罗贝托·波拉尼奥《荒野侦探》 - [采薇(书)]

    2010-08-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72206947.html

            我知道。玛利亚说,我也睡不着。接下来的一切逐渐演变成一系列具体的动作、相关的名词、动词,或者犹如花瓣般散乱掉落的解剖手册的书页,全部凌乱地联系在一起。我在克制的沉默状态下开始探索玛利亚赤裸的身体,玛利亚美轮美奂的裸体,我已经喊出声了,舒服地享受着每个角落,我所到之处的每个光滑、无尽的空间……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p.53

           按:因为听了“写长篇的博尔赫斯”这个说法而找来书看,看完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一个是书斋型作家,一个是流浪型作家,一个要被人挽着手上车,一个年轻时候可能是个摩托党,一个没怎么染指过女色,一个大概已经见色不色,一个少年成名、出身世家,一个大器晚成、人生坎坷,一个精密玄妙、绵里藏针,一个汪洋恣肆、散而不乱,差太多了吧。二者都不是典型的拉美作家,博尔赫斯的经历和风格在那里都是个异数,而出身于50后的波罗尼奥又与垮掉派血缘相亲。要真对比的话,波罗尼奥倒更像是一个会讲故事且不再整天傻乐的凯鲁亚克。如果有人因为上面的摘引,而以为这是一本修辞考究的书,那就错了。就像《在路上》开首时将星空比作蜘蛛的比喻一样,如果你以为在这本书中会频频出现这样精彩的比喻,那也错了。大多数拉美作家都是话痨,波罗尼奥也不例外(虽然如译者所言他既铺天盖地,又不无节制,但我认为中间部分的面团还是膨胀得太大了些,或许这跟作者个人的经历和情结有关),所以语言读起来并无障碍。这是一个不得不在忧郁前面加上真他妈的的故事,那些真正追求文艺、追求精神、追求意义的人的生活,是一般人不能涉足的,需要力量和勇气,或许拉美人天生适合干这行?小说的结构呈葫芦形,以日记体开始,中间是一个多声部的访谈,最后又接着第一部分的日记继续,它让第二部分中那些怪异的举止、遗憾的往事、拥塞的时间都长上了翅膀。结尾,几张名为诗的草图让葫芦通向星空和沙地,偶然和必然,通向文本的虚幻和真实,通向悲苦,也通向幸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