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爱玲 - [集外集(转)]

    2009-11-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50153056.html

    8点45分

    胡爱玲

    刚工作的时候我很喜欢出差——并不是为了找一夜情,出差本身就是一夜情式的生活。

    后来我老鸟起皱,渐失光泽,人到中年,逐渐反感起出差生涯来:恐飞厌睡,发展到现在,变得很讨厌坐出租车。

    深圳的机场还没通地铁,没得选择。上星期得《新知客》的主编范致行推荐,知道从北京首都机场到市里,可以搭乘快轨。我一试之下,就喜欢上了这种交通方式,快捷,清新,廉价,宽敞。

    昨天又去北京,我毫不犹豫定了一家东直门快轨站旁的酒店。这感觉太好了。再见,出租车!

    今早要到京西拜访达人,一个小师弟介绍说,如今地铁已经直达母校东门西门了。我想试试,不过北京地铁够拥挤的吧?几年前,一位美女同事就在车厢里惨遭轻浮少年遗精春衫上。

    倒不见得,自动售票机前空无一人,二号线,四号线,虽然不至于像深圳地铁一样随地大小坐,倒也宽敞有余。花两块钱,来到学校东门,探头看去,秋风正在校园里轻步躲藏,银杏满树金黄,高大的白杨包裹在一层薄薄的白雾里,教学楼上的爬墙植物已经枫红,防疫人员正在作甲流消毒,马路上冷冷清清,看不出是放假还是学期,大草坪倒是异常的绿,让人感觉反人性的一些什么东西。

    草坪四周的石凳都被占了,占领的人一个个神情麻木,嘴中念念有词,说是学外语,倒更像学巫术。草坪上有十几个男女学生在拍照,看上去应该是同班同学,拍完照,就分成两个面团的样子,羞涩地交谈,打闹。有一个女学生,衣着不失朴素,但容貌身材明显出众一筹,在我看来,她显然成为这个羞涩的、凌乱的交谈体的模糊核心。那几个男同学,摄于她过高于平均的美丽,还踌躇地没有敢发动攻势。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阅历来知道,只要攻势一展开,就是百分之百的获胜几率。

    我坐在凉薄又斑驳的台阶上,等待来接我的人,看着眼前这非常非生活化的一幕,想起我上大学那年这帮漂亮或踌躇的愚男蠢女不过才刚刚出生,面对青春,人生永远是一败涂地。长恨绵绵。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