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尔滨印象 - [而已集(文)]

    2009-08-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44072702.html

         早就听说过,哈市的中央大街俄式建筑居多,颇有特色,又听说,哈市的大姑娘漂亮时髦,有不少混血的白俄后裔。“中央”和“大”加起来,已经颇能传达出来些什么了。遗憾的是,我住就住在中央大街,离地标性建筑防洪纪念碑不过百来米远,松花江也就在旁边,甚至比松花蛋更近。我一出门,就身处中央,由于长期自我边缘化,一时还有点不能适应,得来太不费功夫,少了点意淫周转的乐趣。白天活动匆匆,只觉这儿的建筑特色确实像是来自另一文明,而大姑娘也确实不少,概是由于此地夏天珍贵的缘故,所以更加不爱长装爱短装吧。大街的路道并不宽,地上铺的是有百年历史的石头,据说这跟香榭丽舍等欧洲大街倒是很相像。比起别处的步行街,这条大街的消费功能似乎让位给了游览功能,除了一些标榜俄罗斯工艺品的商店外,看不到特别大的百货商店,来往行人虽多,却也少见大包小包的血拼者。而大姑娘们虽也很时尚,却又不乏家常,由于在这条街上休闲的意义大于消费,于是时尚的物化和装饰感也就淡化了。

             晚上去看冰舞表演,也是在松花江边上,时值傍晚,天空微红,风景虽然有些凌乱,却也别有野趣。我看着夕景,等同行的O老师抽完一支烟,进到了表演的礼堂。这又是一个令人怀旧的空间,我想起或许全国过去的很多大礼堂、文化馆、电影院都是模仿它而建的,只不过传递到譬如我家乡那样的小城镇,已经变异了许多,那些修建的工匠可能从未看到过这么一幅原始的摹本。它应传自苏联,在它身上还可以看出一些宗教建筑的痕迹,符号性大于功能性,否则屋顶根本不必如此之高,但当传到越来越远的地方时,这种功能性就逐渐开始遗忘符号性了,或者说,另一种符号性开始取而代之。所谓冰舞表演即是花样滑冰和杂技的混合,我趣味比较低俗,对于这种过于舞台化的艺术不是很有兴趣和耐心,另外,觉得如果能将表演的每个环节,用譬如天鹅湖般统一的故事性情节串联起来或许会更有意思。其一是保证了表演的统一性,其二为表演增加了一个戏剧性的赌注,其三可以使得风格更鲜明。有的桥段还是很惊险和精彩的,但我确实比较低俗,当一组男演员排成竖直队列,顺利地挨个滑冰穿过一女演员的胯下,而这个女演员身上还站着另一个人的时候,我认为整个表演达到了高潮。同时,禁不住一直在想,这些演员顶多也就十七八岁,靠这一行能营生吗?在现在这样的环境下,进不了文工团,演出的票房又不如二人转,他们的前途如何?

             一个小时后,已经回到了中央大街,O老师的一番话让我倍感惭愧,他说他在看的时候最大的感触是: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年轻人该怎么办?跟我正相反。O老师显然被演出的青春激情所感染了,他说,在上海他可能根本就没机会去看这么一场演出,即使别人送票,他也很可能会转送他人。而即便去看,恐怕也不会有现在这样强烈的感触。此刻,在这么一个祖国最北的大城市,华灯初上,夜色朦胧,某种地理和场景上的时差带来的时空恍惚,又让他回到了年轻时代。若干年前,他曾跟着工厂的货车驶往更北的地方,路过哈市,匆匆一瞥,而今细看,几十年已经过去了。

         时间不过9点多,如果在南京路或淮海路,此刻必定灯火通明,行人如织,而此刻中央大街却已经昏暗影绰,游人稀疏了。路上没有大的街灯,借着周边个别未打烊的商店灯光和来自别处的城市之光,街道显得迷蒙和舒爽,脚底接触石板街面,在抬起落下中,有些悠长回环的弹性和余韵。在街道两边的几家啤酒广场却十分热闹,所谓啤酒广场就是用大帐篷搭起来的半露天超大排档,主要供应啤酒和烧烤。我们一共看到三家,每隔两三排建筑就有一家,往回走的时候,因为倒数第一家有人在大声歌唱,便挑了这一家坐下。遗憾的是,这家没有黑啤,于是喝了一扎黄啤之后,我们又换了一家。这儿的黑啤比起Guiness,浓度和香度都不在一个档次,但价格也大大便宜啊,而且也比较清爽。旁边有一群俄国青年人也在喝,有一个小伙子结束之后竟然还来问我们要酒瓶,想去退押金,门槛不可谓不精。跟O老师随便聊了几句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最后F老师谈起了他的第一次出门:红卫兵串联末期,两个年少的围棋棋友,火车,苏州,清早扫地的人……

           虽然没去过莫斯科郊外,但哈尔滨中央的晚上也不错。总的感觉这是一个历史大于当下,深度大于广度的城市,如今的城市面积根本容纳不下它的回忆和雄心,通过那些高大厚重的俄式建筑,你还可以触摸到它那未发育完全的巨大骨架,然而这并不是一个悲剧性的意象,相反这造就了城市的密度。在地广人稀的东北,这种高密度使人们在地理和心理上更加集中,拥挤出俗世的温暖和喧嚣,这跟临近的俄罗斯应该不太一样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黑龙江博物馆倒是没去,索菲亚教堂成了个陈列室,比较可惜
  • 哈尔滨我也去过两次。确实街头不少俄式建筑是比较有历史感,这一点有点像上海——两座城市都是历史极为浅短,但这些年轻的老建筑还是能让人感觉“历史大于当下,深度大于广度”。黑龙江博物馆给我留下的印象不好,甚至可说甚差,提醒我黑龙江毕竟是个历史短、文化上边缘的省份。
    与数十年前(尤其1920年代)比,现在哈尔滨的混血性已经大为淡化,除了“列巴”、“马迭儿冰棍”之类,俄国文化所剩的大抵只是一些遗迹,和俄罗斯的交往大多是为了做生意,而不是精神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