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 [朝花夕拾(语)]

    2009-07-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42078625.html

    by 小楼   

    另推荐:音乐人阿开

      我们就像福尔摩斯有一次办案的时候调用的贝克街少年情报搜集员一样,熟悉这里的每一条小巷,每一条溪流,每一口池塘,每一个作坊、工厂,每一个商店,熟悉这里的幼儿园、小学、医院、电影院的每一个角落。这个小镇对我们已经完全摊开,毫无保留,但是让我们懊恼的是,我们一直没有进入了小镇最北面的那个粮站,因为它有一个大铁门,而且从没见它打开过,直到有一个六月的芬芳的下午。那恰好是梅雨季节,浓厚的云层低低地压着甘蔗林,那架势,就像一头巨大的老虎不屑一顾地抚摸着脚下的大地,云层离我们的头顶很近,几乎就像戴在我们的头上。云层上面的天空太蓝了,它就像上帝亲自调配出来的蓝色,不含任何的杂质。那些在蓝天下面游弋的燕子,它们的翅膀沾满了水,以至于它们的身躯都鼓胀了开来,它们穿梭在云层之间,悠闲地,逐渐地,变大,膨胀,像一团雾,或者像一团发开的面粉。这样的六月真让人琢磨不透,真让我们感到很渺小而忧伤,不过我们甚至都来不及忧伤,雷雨就已经来了。云层很快就变黑,阳光很快就被浓黑的云层给挡住,尽管还有一些光线不屈不挠地刺破黑云,落在人间,落在我们的头上,就像天上的恩泽悄悄地给我们的心注入了欢乐,让我们处在大海的漩涡中。很快,远处的一道闪电像刀子一样插在了甘蔗地上空,轰隆隆的雷声随即为此发出粗暴的喝彩声,整个世界迅速地黑暗了下来,像一头巨大的鲸鱼在乌蓝的海水中痛苦地翻滚着。雨很快,也异常着急地下下来了,雨水是绿色的,我们躲在被大风压弯的凹陷的甘蔗林里,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兴高采烈,我们大声呼号着,但被远处的滚滚的雷声淹没了。滚滚的雷声加重了我们的惆怅。十几分钟后,暴雨忽然停止,天空的黑罩倏然消失,好像被人轻轻取走了一样,我们的头顶出现了一个湛蓝的华盖。一切又重新沐浴在温和的阳光里。这就是亚热带。这就是亚热带干净、湛蓝的天空,芬芳、黏稠的六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渴望生活 2011-07-08
    当日牛眸王 2008-07-08

    评论

  • 我主要是看到福尔摩斯,感到亲切。
    其他的都是怪力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