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日马眸王 - [朝花夕拾(语)]

    2009-05-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38945882.html

     

    翌日是阴天,有风,换上马靴,带上护具,马已备好鞍,草原空旷的风吹动它们的鬃毛,它们平和的眼睛,从睫毛后面平静地望着将去的远途。

     

    骑马穿过旷野,冬草枯黄。穿过树林,无色无叶的枝干像一个魔幻的迷宫,高高的枝头上间或有三两个巨大的鸟巢。穿过玉米地,割剩的玉米杆还笔直地站在地里,划过腿边却并不疼。走过湖边,野鸭湖上正是寂寥的季节,只有马蹄声声和着风拨动湖水的波澜。

     

    我的马儿叫做豁耳朵,今年五岁,据说主人买来的时候,它的耳朵就已经豁了,从后面看起来像是有三只耳朵,随着声音会轻轻摆动,煞是可爱。它周身是棕色的,健壮的身体微微出汗,鬃毛在脑后飞扬,当它几乎是用一种纵容般的温柔驮着我,我能感觉它温热的体温,它在奔跑后轻微的喘息。它小步缓行的时候,我像一只蝴蝶停在它的背上,随着它摇篮般地起伏,而当它飞奔的时候,我就像蝴蝶振翅在空中,每当这个时候,我总觉得我们如此亲密,亲密过任何一个人类与人类,我们仅凭身体细微的动作达成默契,用奔跑来庆祝彼此共处的快乐。

     

    马队走在冬季无穷无尽的路上,错落抬起的马蹄像阳光下闪闪发光的亮片,像春日里钢琴旋律般的雨点。当穿过石桥底下,那旋律忽然变做清脆的回声环绕在整个空间,旋即在穿过后又散没在尘灰漠漠的乡间小路上。

     

    我亲爱的马儿,我们曾一起走了多久呢,我真的不记得了,我以为我们已经走完了不分彼此的一生。

     

    ——孙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之江游 2008-05-05
    立春 2008-05-05

    评论

  • 旋转木马算不算马?
  • 最后一段真好,心忽然痛了。
  • 怎样的驾驭之术才能让自己像一只蝴蝶停在马的背上?只懂得骑马不是坐在马背上而双腿夹紧马鞍用力于脚掌。马奔跑时感觉真好,如果是马队中的一员且骑高头大马,是做了一时的英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