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音乐、蝴蝶、萝莉控与虚荣 - [二心集(杂)]

    2009-04-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38573177.html

          这个背景音乐我觉得也是模仿蝴蝶的,比起我听过的一首Lazy Butterfly,这首要轻快清凉得多,适合我现在昏昏沉沉的时候听。不过,《两只蝴蝶》也很轻快,而且模仿两只蝴蝶偏偏戏舞和相互追逐也很像啊,可惜它仅到此为止,没有像这首背景音乐一样,又将蝴蝶转化为跳芭蕾舞的人。也就是说,音乐在这里完成了一个复沓的模仿,音乐模仿蝴蝶,音乐里的蝴蝶又模仿在音乐里起舞的芭蕾舞者,模仿与模仿之间像蝴蝶一样互相追逐,悄悄卡农,似那个庄周的梦。

    但无其黯淡和沉重,庄周的梦没有出路,跳舞追逐的蝴蝶浑然忘我。这大概就是音乐优于哲学的地方吧,艺术恰似一个隐喻,能把句子引到另一块地方,而哲学则依旧得落实到主谓宾系动补。

           再来谈谈纳博科夫和谷崎润一郎的萝莉控,我发现的是,这些文人气颇重的怪叔叔喜欢上的女孩,用一个萝莉就统称了是很武断的。不过如果说少女是一个年龄概念,而萝莉是一个类型概念,那就没问题。他们喜欢上的是某一类型的女孩,可以简单地称其为”物质女孩“,她们小时候不乏被糖蛀坏的牙齿,长大了则发育良好,她们嗜好享受,浅薄无知,但浅薄直接的思维却反而增加了性感喷薄的肉体对于怪叔叔的杀伤力。怪叔叔们不需要丝袜诱惑这一套,在被社会符号规化得已近窒息的时候,他们确实需要一些简单自然的东西来找回虚幻的本真。不过,纳博科夫和谷崎润一郎笔下的怪叔叔与大款还有所不同,他们是知识分子,是文人,有精神追求,他们确实是用精神爱着萝莉们的精神。而对于一个只问物质的人,唯一能体现出点精神追求的向度,本质上只是一种:虚荣。因此,怪叔叔们对于萝莉的精神之爱,本质上只是对她们的虚荣之爱。因此,这从对象上就判定了怪叔叔们的这种爱也是虚荣的。其实,他们也不过是籍此来满足自己的虚荣罢了。怪叔叔们是不会承认这一点的,萝莉则无所谓这一点,在怪叔叔能满足萝莉的物质要求的前提下,当怪叔叔想违反游戏规则,索要一些比虚荣更多的东西的时候(更多的虚荣),事情就要开始纠结了。

           

              头昏,下午睡了四个小时还不恢复啊,不挖掘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比小 2008-04-27
    夏天的音乐 2008-04-27
    左右 2008-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