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帖潜力帖 - [集外集(转)]

    2009-04-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37461856.html

             相当精彩,那些想做托尔斯泰的人,你对社会的了解可能还远远不如一个妓女,端着知识分子的架子到处强奸民意,也挺尴尬的哦,狗血。

    http://shehui.daqi.com/bbs/20/2528758.html

     

    节选:

     

    当官的或许能帮你解决一些事情,但是他们翻脸比谁都快,往往最后无情的就是他们。

     

                  【方块】

      
      方块这人挺有意思,大大咧咧的不行,还有点神经。有一阵子我们一块看《老友记》,都说她性格跟菲比一样的。我做这个之后第一次经历打架就是她弄出来的事。
      
      开始是挺正常的一天,不过那天我跟小红不在一个桌,那天小黑说晚上让她过去所以她陪的是一桌不点出台的。我那桌的客人也是熟客下面会专门说说这个人。
      
      我们那个夜总会是这样的,理论上不准外边的小姐过来,但是有一些单干的小姐会在外边跟着客人一块进来,那就没办法,喝酒的提成比我们还高。方块那桌呢就有一个外边的小姐。那个外边的小姐长得不太好,客人进来了看了方块就想跟方块在我们这边开房,这样那个外边的小姐就没生意了啊,就开始对方块冷嘲热讽的,方块就生气了,偷偷拿了点烟灰啥的放那小姐酒里了。那姐们就急了,开始骂街,小弟就过去要把那人赶走,那个小姐胆子特别大,就开始撒泼,可能喝的有点多,推推搡搡的到了舞池那,客人早跑了。方块就跟着看,也骂两句,那小姐故意吐了方块一身,还说了挺多可不好听的话,彻底给方块惹毛了,揪着那小姐的头发就上了楼。
      
      这时候就有点乱了,我跟小红都跟着去看。
      
      上楼以后方块就说那人,你想开房是吧,老娘跟你开个房,就把那人拖进一个房间里,进房间就把那人往床上一甩,那人本来就站不稳,在床上挣扎了几下没起来,方块就说还睡得挺好啊,俩人就打起来了。方块虽然没喝多,但是那女的力气大。我跟小红那时候哪见过这个啊,吓得在门口站着看。
      
      就这么你打我我打你打了半天,那女的突然来一句你这样公平不,我喝这么多你没喝。方块说谁怕你啊,老娘喝够了再跟你打,从冰箱拿了酒就灌。这时候小弟早就给大树打电话了,这天大树不在,经理谁都不怕就怕方块,再说下边她还得管着所以就是我跟小红在那,结果大树从另个场子赶来的时候方块跟那女的已经彻底的醉了,搂一块睡了……
      
      大树一看这景象,还吓跑了好几个客人,气的照着方块就一掌说,羊驼,你都干了几个场子了,到哪打哪你以为你是陈浩南啊,方块被打醒了很不爽,说,羊驼,老娘还不能开房嫖娼了。大树跟方块其实关系挺好的,方块在以前那些场子都跟别的小姐弄得关系不好,他都不生气,这回也就这么算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方块跑过来跟我们说,妈的昨天那个贱货把我胸罩偷跑了,不过没事反正我也半个月没换了。

     

     【愤嫖】

    有一个客人就我刚开始做的时候来了两次,我印象特清楚,传说中的愤青就这样吧。这个人我看着特穷,完全不给小费,快餐还走得特晚,每次都想做两次给一次的钱,这人还不刷牙,还特喜欢接吻,一般愿意接吻的少,这个人不但愿意接吻,还愿意舌吻很久,因为做的时间太短了吧,后戏给特足。但是很恶心,口臭。
      
      躺床上跟我聊政治,聊朝鲜聊越战钓鱼岛。那时候钓鱼岛事件貌似还没有这么敏感吧,我对政治也不大关心,这个人躺床上说起钓鱼岛气的拍床。谴责ZF无力,骂完这个骂那个,听的我挺害怕的,还以为一会爆发了要打我。不过他聊一聊就转到别的话题了,就是想跟我再多做一次,说自己现在带钱不够,下次补给我。我不愿意,他就瞪我。瞪我也不管我就出去了,后来好久才看见他磨磨唧唧下来。
      
      后来又找过我一次,也是一样的情况,把那天跟我聊的又背诵了一遍,完了一样说想再来一次,我说不行这是规矩,他就挺生气说一回生两回熟怎么这样啊,又说了一些人间无真情之类的。我觉得好笑,我跟你能有什么真情。
      
      后来他就没再来过了。

     

    【教授】

         X老师,刚好就是大树要我冒充的那个XX大学的老师。这个学校也算很厉害的高等学府了,X老师是教物理方面的,是一个专业水准比较高的人,将近六十岁了,被一个公司聘为顾问。说是聘为顾问,其实就是给他一定的钱,带他来我们这种地方玩,公司就算有了一个专家的技术支持,并且很多以前的研究成果是要拿给这家公司的,等于专业贱卖了。但是对于一个他们那种可能比较冷门的专业,有这种机遇都不错了,好多还没有这么好命就拿一点国家给的研究经费的呢。当然有很多大学教师并不老实,疯起来比社会上那些人还厉害,但是这个X老师不是这样的,就是很老实一人。
      
      X老师第一次来的时候,是那家公司带他来的,那时候他刚被聘为顾问,来这种场所也是第一次,什么都不懂,闹了很多笑话。这个老师就是喜欢装作风流,老告诉我们他以前有多少艳遇,有多少女学生喜欢他,听说我是那个学校的学生因为没钱所以来这里了,他很激动,还提议过要资助我复学。我因为是假的,就只好装作很不喜欢再谈起上学的事,他很同情我,后来就不大提起上学的事了。
      
      第一次的时候他和那些公司的人学样,人家喝酒他也喝酒,结果酒量不佳。我们是很喜欢那些主动爱喝酒的客人,不用我们灌他们自己就能热场子的那种,而且那伙人素质比较高,在场子里从来不会摸来摸去的,都是开房了再行动的。后来他喝的不行了,小红就开始逗他,说你不是带研究生(烟酒生)吗,这点烟酒你肯定行,来来来,妹妹陪你喝,然后就要灌他,其他几个女孩就在一边准备看笑话,这种老实人醉了很好玩的,有时候带我们出场或者楼上开房,进门就睡,钱照给。他说小姐不是我不给面子,我实在不行了,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人鞠一个躬,于是他就自个站起来一人给我们鞠了一个躬。我们都给他逗死了。我们个个都很喜欢他,小红后来非要也认他做干爹,小红就喜欢认干爹,呵呵。
      
      X老师后来老来,一来就找我跟小红。其实他拿工资跟公司给的钱,找我们是很难负担的,不能带出场包夜只是快餐的话他又觉得没意思,我跟小红都年轻,基本也没有没客人的时候,于是就经常在客人还没到的时候跟他聊天,等我们的客人来了,他就坐到后面单座去了,那种两人座的,自己坐那抽烟,看乐队演出。我们还请他喝过好几次酒,他每次要付钱又不舍得往外拿老想讲价,看小弟不耐烦我跟小红就赶紧说我请我请,他就特不好意思。
      
      虽然聊的多,但是我们并没有做过几次,他来最频繁的时候每天下午一下班就来了,我们刚开门小弟还在收拾的时候他就坐那了。

    大概06年的时候听说X老师出事了,因为带着自己的学生用学校的设备帮那家公司做东西,被学生告到学校了,被学校整了还是怎样,手机号码也换了,就再也不知道他的消息了。
      
      X老师的老婆我看过照片,他钱包里有,有次喝多了给我们看过,是年轻时候的,长的一般,但是看起来气质不错,脖子长长的短头发,很有精神,四十出头的时候出车祸成了植物人,X老师照顾了一年多还是去世了。X老师不大提起他老婆,倒是经常提起以前追他的学生,一个一个说的活灵活现的,那些学生怎么在图书馆前边大喊X老师我爱你,怎么做好饭给他放到办公桌前边,怎么要跟他结婚什么的。我也没见过他年轻的样子,但是总觉得很可疑,先说身高吧最多最多就跟我差不多,不到一米七,秃顶也很厉害一看就不是一日之功,到底是什么样的学生在追求他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好的结尾 2008-04-04
    背影 2008-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