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孙甘露:时间的灰烬 - [集外集(转)]

    2009-03-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37237677.html

    时间的灰烬》

    孙甘露

        初次听说王家卫的电影,是张献转述的《重庆森林》,那个年代,香港尚未回归,观片意味着小小的特权,那些未曾谋面的作品只能仰仗想象来揣测,如同《东邪西毒》人物彼此间的关系:曾经……据说……后来……,诸如此类;一如山脉另一侧的远方,眩目的天光下,人物的沉思带着些许睡意,语气倦怠,光影浮动间黄历揭去时光的表皮。

        这个影像的古代世界,它营造的知觉迎合着我,让我隐约觉得它和《卧虎藏龙》标注了过往中国的边界,一个介乎泼墨和白描之间的世界;朝廷昏庸,贪赃枉法之徒横行其中,北方飞沙蔽日,百姓寄情于南方的陌巷曲溪,以避时害。以今人之见,在这样的古代社会中行走,只能以武侠的方式吧?

        情殇乃至习武,正是锤炼隐忍的途径,其中的道理彼此包涵;但是更多的酒,更高强的武艺,更奋力的一击,只是披露了达成这一切的缘由。这是一个连绵的因果注定的世界,一个可以回溯的世界。

        我进入王家卫作品的路径与此趋同,无意的,我是从他的近期作品逆序地向前回望,那些男女纠结的故事,无法回避的结局都是彼此间有意无意回避的产物,由此产生的伤痛,仿佛是古代世界逝去后的一个变体:冷兵器的遗迹、血迹和墨迹渐次收干、匣中的秘籍或宝剑、酒和泪水。虽然出于虚构,但是时间的向度和历史的向度、感情的向度都在同一个方向上。

        而他的那些时装剧,那些在一个被称作香港的未收回的客栈上演的感伤故事,灵肉缠绕、貌合神离、始乱终弃,诸般由时光雕刻的离散往事,在继续发扬着时间之殇的同时,注入了更多的暧昧、凄迷、颓废和迷惘。

        时间将原野上的客栈移作了都会中的旅馆,将对远方的眺望变作了走廊间的徘徊,对日落月升的凝视换做了对墙上一只挂钟的遐想,充满寓意的节气叠化为抽象的数字,村姑怀中的鸡蛋变为了少妇的腰肢,马背上女人肢体反射的水光终于放平为卧榻上旗袍包裹的身姿。

       身体所激发的想往终于变成身体本身,山野间的奔波腾挪归于室内逼仄的辗转沉吟。那个叙事学上的主体,终于由对古代中国的狂野想象缩写为衣冠楚楚的都会写真。时间进入了现代,那个武侠的世界就此终结,王家卫那个影像的现代,仿佛是古代世界的灰烬。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闲杂 2009-03-30
    道德经 2008-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