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谈雅姆 - [野草(断)]

    2009-03-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36913077.html

        

            我后来发现普鲁斯特书中也多次提到雅姆,雅姆的温柔是出了名的:“被温柔压伤,在开花的路途上”(《我爱这只温顺的驴子……》),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说要在温柔中,保持一种谦卑的姿态,这样外界就会更温柔地对待你,你弯腰,它如雪般将你覆盖,你就彻底地沉浸了温柔里。也就是说,真正的温柔,不是你以一个主体的、居傲或是施舍的态度向外界播撒,而是保持谦卑,让外界在你这种态度中被柔化,它便用大的温柔如夕光般将你包住,在这样一种里里外外,不分彼此的状态中,你才真正身在温柔中。这样的一种温柔,是雅姆的心理调试手段,也是救赎途径,“让我的痛楚沉溺在温柔里”(《第十悲歌》),温柔即是手段,也是目的。非雅姆这样温柔,是写不出这样的句子的:

    你的午休会梦到清凉水罐

              放在我为你铺设的床上

                                                     (《第十三悲歌》)

     

    以后再读再续写吧,现在感受力迟钝。

    以前写的:

         如果说有对应印象派画的印象派诗歌(注意,不是意象派),那么兰波、魏尔兰等人那乐感很强的诗歌,应该接近于梵高“麦田上的群鸦”之类的画;雅姆则平静舒缓,与景物保持距离,把外界当作静物描摹,观感上有点象莫奈。雅姆平静温和的视角,对于细节的捕捉能力和温柔的笔触,和他那独一无二、得天独厚的结合宗教画与乡村风物画而成的色彩感,使他与上述大艺术家相比也毫不逊色。 
       
      厌女 
       
      一个日本人绘画乡村图 
       
      一湾清溪穿百桥 
       
      每座桥上,无脑无年纪的 
       
      女人散步且更换裙子。 
       
       
       
      牧师旅游 
       
      走下巴斯克乡间高地, 
       
      弥撒结束之际,他到了。 
       
      脱下大围巾,看到粗糙面具, 
       
      他在暗影里摸索,随后跪下。 
       
       
       
       这就是两幅画,“日本人”、“乡村图”、“裙子”、“大围巾”这些名词本身各自有色彩,而且一看就让人联想到印象派画,譬如日本浮世绘对印象派画家的影响、裙子让人想起爱画舞女的德加、由各种颜色的线编织而成的围巾则本身就是一块色块丰富的印象派画布。同时,以动制静,人物的动作,例如:散步、更换裙子、脱下大围巾、在暗影里摸索……所要做的是让画中的人物自己带着色彩去涂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