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友人的三种境界 - [南腔北调集(讲)]

    2009-03-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36636137.html

          第一种,“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抛开李白直抒胸臆的胸襟,对于白话的大胆使用,以及作为一名大诗人不拘一格的气派,我还真没觉得这句诗特别突出。好在诗说的是“汪伦送我情”,而不是“我送汪伦情”,否则李白就确实有够自恋的。但即使这样也挺肉麻,我屈指一算,我的朋友里面基本没有能说得出来这种话的,还算正常。这句诗好在直白,坏也在直白,就送别之情的境界上来说,没什么亮点,处于白描阶段。

            还是李白,“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这句深沉了,此次送完孟浩然之后,李白就再也没碰到这位孟夫子了,情景交融,壮阔又怅惘,余意悠悠。诗的境界是上去了,但就情感来说还是同一种,在两句诗中“我”处于无可动摇的主体地位,而非友人。后面一句往送别之情注入了更沉郁的咏叹,但它超越了情感,同时又不及情感。试想,如果两个人真的关系好到如胶似漆,如亲人,如恋人,在这种时候,更多想到的应是一些生活细节,一些琐碎的提醒和关怀。

          第二种,“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这句就有些这个意思了,设身处地地想到了友人出行的艰难。诗中的主体由“我”开始转向“友人”,不过还不够彻底,其中掺和着个人情绪,虽然这情绪无可厚非,但并非就应该纵容。在挥泄自己的情绪之余,你把友人的位置往那搁呢?元二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建设,收拾行装,打算出发,被你王维这么一句,又搞得稀里哗啦了。这句诗好,好得让元二有足够强大的心理暗示,只见风雪,不见杨柳,苦闷又加深了一分,王维你于心何忍啊。

            第三种,“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有感情,有智慧,有意志,有担当,有分寸,有建设性,甚至还可以说,有信念。高适这个人,靠得住。啥也别说了,喝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不速之客 2009-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