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摩托车情结 - [集外集(转)]

    2008-12-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32397925.html

                    前几天又被偷了一辆自行车,正考虑要不要换个电动车或者摩托车呢。 不过这两个车其实我都没怎么开过,摩托车高考结束后学过一段时间,也曾经差点出事,可惜后来荒废了。小楼介绍的淘宝上的“刀螂”很帅,他越来越可爱了。

    摩托车日记

    杭州市三墩镇的某盏路灯下,站着两个非常愣头的愣头青,其中的一个,从一个裹得十分严实的人手中接过了钱——于是这辆“钱江”踏板摩托车就成为我的了。尽管从来没有过任何摩托驾驶证,但这已是我的第三辆摩托车了。我想为它和它们写一点文字,以纪念这“第三次”。

    今年夏天一过,买摩托车的念头就一直在我这里盘旋,不久前捞到一点钱,这种念头盘旋得就更加厉害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我正在看电影《八月照相馆》,里面又出现了一辆踏板摩托车,它轻盈地载着照相馆主人穿梭在纤细而瘦弱的小街上,那是阳光灿烂的八月。我再也受不了这幅图像的诱惑了,马上开始在网上搜索二手摩托手的出售信息,很快就和一个即将参军,摩托车对其而言已经没有用处的小伙子联系上,人和车都在三墩。到了寒风凌厉的晚上,我开着它,手上戴着家在三墩的挚友小胡送给我的劳保手套,劈开迎面而来的固态的冷风。风就像石块一样打在脸上,手套也基本没有任何作用,但是我却感到了可能只有第欧根尼才能理解的欢乐,这又是一幅图像。我的毛病就在于,看到苏联红军西方面军总司令图哈切夫斯基身上的绿色呢军装,就抵挡不了这幅图像的诱惑,于是也买了类似的校官呢大衣,好像人一穿上也能够“碣以崇山”似的,其实还是很鹾,最后只好把军装放在那里瞻仰,这次买摩托车就是相同的疾病发作。疾病就疾病吧,反正这些在图像里很帅的东西,如果不去触碰一下,我就会被盘旋的图像折磨得寝食难安、几乎要自戕才能停止痛苦。那就像在大学里,读到阿赫玛托娃的“今夜尽是醉汉和荡妇”之后,马上也被像白桦树一样挺拔的俄罗斯小妞的图像折磨得垂头丧气,尽管这种垂头丧气后来很快变成了手舞足蹈。相比寝食难安,我更喜欢手舞足蹈。另外的一些男人,其实也很容易被图像所折磨,但从来不会去反抗和毁灭,最后这些折磨和空虚逐渐内化,人也日益猥琐了下去,决然地失去了任何手舞足蹈的机会,到后来莫名其妙地成为了社会资源的占有者,然后开始强制女下属穿洋装和高跟鞋。

    为“疾病”浪费了这么多笔墨,现在来说说摩托车。

    第一辆摩托车是初中的时候,高中毕业的堂哥没有考上大学,成为了社会青年。成了社会青年之后,他买了一辆铃木250。买了铃木250之后,他开始给长途货车押车,也就是所谓的押镖。去押镖以后,他把车留给了我。他的身上有着让我极度崇拜乃至嫉妒的东西:成绩很差、膂力惊人、意志坚定、心地善良、面带嘲讽的英俊。我把这种崇拜转移到对车的宝爱上。但是它很快就被长辈没收了。初二的时候,我开着它,在夏天的乡间,在刺眼的阳光的帮助下,以五十码的速度冲进水塘。最后一个被送进医院,一个被打捞上来。

    第二辆摩托车为“光阳”踏板车,这辆车带给了我很多的快乐。大学毕业后在报社工作的第二年,我回老家采访,遇到了儿时的玩伴:一个和我的名字发音完全一样的姑娘。我一眼就看上了她骑的那辆铮亮的摩托车,她也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思,于是大大方方地将车子“借给了我”。不过她不舍地说:“这是我们老板给我用来跑业务的,你先骑去杭州吧,等你开厌了再还给我。谁叫你和我的名字是一样的呢”。这最后一句话让我差点就爱上了她。回杭州的第二天,车子的发动机进水,发动不了了,于是我哼哧哼哧将其推到摩托修理店。看到我,一个矮个的老板和一个也可以被称为“芦柴棒”的伙计异口同声地说要“检查检查”,芦柴棒先使出全身的力气吮吸油管,检查油管是不是通的,然后奋力拆开发动机,老板迅速扭下旧火花塞换上了一个新的,之后他开始捣鼓化油器。最后,两人轮流踩脚启动踏板,大约过了十分钟,发动机终于发出清脆的“嗵嗵”声,回到了正常运转的状态。在给钱的时候,老板指着身边的那位已经浑身漆黑的,蹲在地上的伙计说“你看看,他可怜的”。

    有了这辆车,在很深的深夜我经常骑着它一直逛到西湖边,体会一下“整个城市都是我的”的感觉,当然也遇到了很多孤魂野鬼,比如白堤上围聚在一起的外国留学生,他们不停地弹着吉他,为那些跳进西湖的同伴们伴奏,比如喝得烂醉的少女,她不时地窜到一辆大卡车前面想要自杀,而大卡车的司机则不停地刹车,但车子还是跟着她缓缓前进,原来司机们正腆着脸朝她大呼小叫呢——很明显,他们都是孤魂野鬼(有一部电影的名字很适合于他们,叫做“离魂异客”)。像一个不良少年一样在深夜里游荡足了以后,我才回去写第二天要交的稿子。

    一天中午,我带着同事,两人都没有戴帽子,迎着来车的方向倒骑着。被一个警察逮住之后,我还出示了一张假驾驶证(办假证),于是车子被没收了。现在我忽然想起来,这个交警其实是想让我逃跑的,因为他特定为我赶开了前面的一辆同样被抓牢的出租车,而且也没有让我的车熄火;在把车子推到交警支队的路上,我说“您就饶了我吧”,他笑了。当时我要是继续请求,他会不会饶了我呢?反正他是笑了,而且他的笑容现在我还经常回味,我知道,如果继续请求他,他会放过我的。因为他是那么的严肃,而我的表现是那么的滑稽和可笑,把一个历来严肃的交警逗笑,是成功拿回摩托车的关键。

    当然,和我有着相同名字的姑娘伤心了好一阵子,但她善良的天性却让她反过来安慰比她更伤心更懊悔的我。真抱歉啊!

    因为有了前面两辆车的故事,我决定与第三辆摩托车好好地培养感情。首先是去图书馆借了几本有关踏板摩托车的修理和维护的书,希望能够了解它的每一个部件和功能,就像了解电脑后台的每一个进程到底是在干什么一样。还有,当遇到交警的时候或者躲在后面,或者绕路而行,或者飞驰而去;实在没有办法,被拦牢的时候也只能请求交警“饶了我吧”。

    我的演讲词是:你看,我从小就想当交警,一看到你们骑着摩托车的样子我就很崇拜,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也去考过交警的,结果身高不够、视力不够、体测不达标,现在交警是当不成了,只好买辆摩托车聊以自慰。我看,您就饶了我吧……

     

    注:上周末和三水兄讨论125和250摩托的区别,我用表情和语气战胜了他,说两者的区别在于挂档方式,现在特此更正一下,区别在于排量。我错了。

     

    当当当当,刀螂出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花市 2011-12-11

    评论

  • 有些個大城市都禁摩了~,杭州應該還沒有
  • 我还以为你要说一个是肉食,一个是草食。。。
  • 虽然都是机动车,但摩托和汽车是两种不同的生物……一个是肉包着铁,一个是铁包着肉,所以快感也不是一个级别的。

    啊,想去考个摩托的驾照了。
  • 兄弟们团购如何?组一个刀螂车队。
  • 外形太拉风了,很容易被偷啊
  • 这辆刀螂只能一个人骑。你要买个能够带人的。
  • 很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