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杭州的阳光 - [故乡(旧)]

    2008-12-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32277286.html

          记得以前回杭州,还会起个《归杭》之类的名字,现在想起都会有微小生物在皮肤上来回乱窜,这就是那种叫做鸡皮疙瘩的东西。后来,逐渐回去多了,心态也变了,不想保持淡定都不行。交通如此发达,以致让人有点遗憾,按理说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不应该来往如此方便啊。方便得就像做个梦一样,小时候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在邻市的姨妈家,经常梦见自己在一个熟悉的地方跑着跑着,拐个弯就到了另一个城市,再接着就到了表哥装满玩偶、军旗、骰子、子弹壳的抽屉里。只需花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直抵我渐行渐远的大学时代,这也太廉价了吧?第二天,我在玉泉门口跟一个三五年不见的老同学碰头,然后去青芝坞吃中饭。我们挑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太阳相当大方的照射进来,啤酒喝起来也很温暖。我仰躺在椅子上,想以一个尽量舒展的方式来处理或许会有的生疏,并享用沸腾的煮鱼和鸡毛蒜皮的往事。我发现我记得的事情明显比他记得的多,而这位老兄基本上还是这些事件中的重要人物,但也是因为我记得比较清楚,因此沉浸在对细节的把玩中,不是十分感伤,而他把所有事件糅合成了一层水汽,情绪反而更集中。这恐怕也是我瞎扯淡,毕竟每个人身后的故事不同,感受也不一样。吃完饭,到玉泉走了一下,那是一副周末祥和的气氛,学生不如以前多,但是水池边有几个欢乐的家庭。世界就是这样,每当在你还为它的缺失而惋惜的时候,它又已经在自我复苏了,还是那么的饱满。当你弯下腰,想去捡拾回忆,将它拼凑完整时,有一个棱角却又从你的口袋里掉出,那是你来日又将会去拾捡的东西。校园里的玉兰花、凤凰花、木棉花、棠棣花统统没有开放,只有充足的阳光自在的生活着,既自然又奢侈,在这样的景色下,是不会让人产生比兴情绪的,这并不是一个文科生的下午。我偶尔碰到的只是一些久未想起的名字,以及其后携带的一小截叙事路线,不久,这路线又在相互交叉之后,汇入了阳光坦荡的当下,就像一只萤火虫带着光亮飞舞几米之后又隐入夜色。这阳光抹煞了地域和季节,你只感觉你走在阳光下,它随物赋形,你慵懒疏散,像梦游,但世界又是清晰的并且知道自己的去向,我这么走着想着,直到几小时后火车收走这条明亮的地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裸考 2007-12-08

    评论

  • 我想,Van还是很敏锐的。他从你的琴声中听出了你心境的变化,据说不同于那逝去的、“再回不去的”702寝室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