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奴隶比工人幸福 - [鸭的喜剧(喜)]

    2008-10-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30281193.html

    中学时代,课本里讲资本主义社会是最极端的剥削社会,资本家是最罪恶的剥削者,比奴隶主和地主更甚,颇为不解。奴隶动不动就被人殉,连基本的人身权都没有,更不用提人权,命苦之处,他排第二,没人敢抢第一。反观工人却似乎拥有更多的权利和自由。随着社会阅历的增长,我终于想通了其中之奥妙。道理很简单,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和生产工具的进步,也就是机器大工业的来临,人身上的劳动价值被榨取得更加彻底。同一个人,身为奴隶和工人,所要付出的劳动量是完全不对称的。奴隶一天在田地里加起来工作5小时,而一年中其余那些不用担心收成的时间,他们处于赋闲状态,用制造诗经、创造人类和驯养虱子来渡过余生。而一个生产流水线上的工人,一天工作8小时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更严重的是,面对机器的劳作毫无诗意可言,人成了冷冰冰的物。历史的看,我们今天的很大一部分蓝领,甚至白领,比起当年的奴隶,平均物质生活水平不增反降,奴隶起码还可以在大块的空地上撒野(虽然此房产不归其私有,但他拥有很大程度的践踏权),可以不受限制的生育后代,而不用担心生计和教育。精神生活就更不用提了,如果让商朝的奴隶做一张关于幸福指数的问卷,感到幸福的人的比例一定远超过2008年。连最令人发指的人殉,奴隶也比工人强,现代工业进程带来的异化,是让人活着受人殉。而看似残酷无情的奴隶制度,未免没有其温情脉脉和冷幽默之处,日本电影《楢山节考》里有两兄弟,小的那个仅仅因为长得丑就沦为了奴隶,像章小伟和李昕昀这样帅得可以刷脸卡的,之所以也成为了奴隶,实在是因为帅得太离谱。而像敝人这样,奴隶主天天给暖被窝的,就有点幸福得恍若隔世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笔力不逮 2007-10-15
    怪癖好 2007-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