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惟一的一篇小说 - [野草(断)]

    2008-10-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29907667.html

       我回头一看,也不是很烂嘛,并且发现写短篇小说结构确实是最不好把握的。当时计划写足一副扑克牌,不知道以后能否实现。

    魔术师A

        魔术师当然是一个悲剧式人物,因为他可以无中生有,凭空变出一只鸽子,或者漫天的扑克,却不能使自己富裕起来。我第一次在这个小镇见到他,是在3年前,那时他的表演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许多人都停下手里的活计过来围观。但是很快,大人们对他那一套戏法失去了兴趣,他们也不愿受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愚弄。也就只有我们这群孩子,还尾随着他从东头跑到西头,看着他把硬币从一只手心变进,另一只手心变出。那些硬币都是我们随身带的零花钱,魔术师从我们手上要过去作为表演的道具,最后那几枚硬币就是他的了。

        那时候我们也已经不小,有的人再过几年就够得上当兵的年龄,对于他的许多花样也已都见了很多遍,但我们还是乐于跟随着他,把硬币交给他,有的时候家里有好吃的还会分他一些。每天晚饭过后,总能看到麦田里有一大群孩子跟在一个衣服宽大的瘦小大人后面奔跑欢叫。大人们虽然瞧不起魔术师,却也不反对由他来免费充当这个孩子王的角色。

        那件宽大的衣服是魔术师最重要的道具,他经常把头缩进衣领里,装出一副无头骑士的样子,逗得我们大笑。衣服上面布满了口袋,有一次他从内衣的口袋里缓慢地扯出了一株正在开放的牵牛花,那花仿佛从他身体里长出来一般。那件衣服对魔术师十分重要,我至今仍把拥有一件布满口袋的宽大外衣当作成为魔术师的必备条件。他从来不当众把那件衣服脱下来,这更增加了我的好奇,很想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些什么。

        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我们照例坐在草垛上观看魔术师的表演,听他讲关于魔法的故事,头上星空清朗,不知不觉夜深了,伙伴们都陆续回家了,只有我和魔术师还待在一起。等我想到回家的时候,发现已经太晚,这一回去难免要吵醒已经入睡的家人,少不了一场挨骂,我想既然挨骂在所难免,索性就明天一早再回去,于是问魔术师我可不可以在他村头的那间小木屋上借宿一晚。他迟疑片刻,答应了,告诉我我只能在他卧室之外的另一个隔间里睡,不能擅自进入他的房间。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但是心里却是另一番打算。魔术师的小屋我去过,非常狭小,光线也很暗,里面的摆设很简单,除了屋子四壁被一株绿色植物的藤条围绕,而那株植物的根部无从找到之外,没有什么特别。不过,或许今晚我就能看到魔术师的口袋里都装着些什么了!

        我在魔术师的小屋里席地睡下,这样的仲夏天气里,一张席子就足够了,屋顶的横梁上挂着马灯,桔黄的灯光随着灯芯的偏向忽明忽暗,透过窗户还看得见星空,幽凉而且深邃。可是我的心却由于激动而无暇享受这宁静的乡村夏夜,佯装熟睡后,我看到魔术师提着马灯进了自己的房间,灯光透过墙纸也在忽明忽暗的变动,最后完全熄灭。

        我的眼睛在这个时候已经适应了黑暗,借着星光,我从地上起来,蹑手蹑脚地推开了魔术师的房门。我在门口就看到了魔术师的外衣挂在墙壁的衣钩上,于是径直轻声地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魔术师的床正好放在整个房间最暗的角落里,他睡在阴影里,我无法把他看清楚,但我想他八成已经睡着了。即使他忽然醒来,那也没什么,我会跟他道歉,这仅仅是一个玩笑罢了。所以,我其实并不紧张。不过嘛,怀着一种完美主义冲动,我当然希望这次秘密行动能做得干净利落,于是又略带夸张的蹑手蹑脚走了起来。

       没花多少功夫,我就够到了衣服,迫不及待地开始翻它的口袋,结果令人失望:一一检查过来,里面每个口袋都空空如也。现在回想起来,一个魔术师的口袋里什么都没有,这本身就是最魔术的事了。但是,当时可没想那么多,只感觉有点扫兴,朝着魔术师略带不满地瞅过去。从挂衣服的角度,我看魔术师的床要清楚多了,这一看,我镇住了。魔术师的脸依旧处在阴影当中,而他几近裸露的身子,虽然在夜色中有些朦胧,我却看清楚了——那分明是一个女人的身体!

       呆立了许久,我最后几乎是梦游般走出了她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等魔术师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家中。那天晚上看到的事,我没向任何人说起。两星期过后,我的父母让一个回来探亲的远房亲戚带我到城里做学徒,等我半年后回家时,魔术师已经不在镇上了,谁也不知道她又去了什么地方,而我那天晚上所看到的,或许是她留给小镇的最后一个魔术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琴师 2009-10-04
    科技馆一游 2007-10-04
    当日罗眸王 2007-10-04
    这个活动 2007-10-04

    评论

  • 看开头的时候,以为又是篇仿卡夫卡风格的小说,看到最后突然惊了一下,像一道光把前文都照亮了。
    聪明人才能写出这么短小、精致的小说。佩服!
  • 最近都去支持八圈同学如火如荼的文学事业了,先把此文抱走再细品。
  • 那时候我们寝室一群人都看了你这篇小说,感觉写的很好.
  • 很熟悉的感觉,是不是百年孤独里面也有这个桥段?
    回复xiaomajia说:
    哥们还真没看过这书
    2008-10-05 23: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