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秋天 - [故乡(旧)]

    2008-09-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29658715.html

    在秋天 

     

    暑假的一个傍晚,我让父母陪我去一条离家不远的小路散步,这条路本来可以直通门前,现在由于各种建设,它已经被推出了很远。然而它却更加荒芜了,所以我爸拿了一根棍子来打理路上的杂草。我对我爸说,好久没看见蛇了,我爸回答,蛇要在大五六月再出来。大五六月即是本地的大暑,我刚想问难道现在不是大五六月?转念一想,确实几天前立秋刚过,秋天在家乡准时到来了。因此,我在暑假提前过了一个月的秋天,回来上海,又将面临一个秋天,我的秋天平白无故比别人多了一个月。第一天回到上海的时候,差点被热晕了,后来工作太忙,都没有意识到这第二波热,其实是秋老虎。这是只纸老虎,一捅就破。自昨天开始秋风乍起,我下午去新校区,只觉得四处空旷,夏天的威风已经不在。晚上又去同济,故意恍惚的去,明知道可能走冤枉路也不在乎,想重温一下没有目的性地做一件事情的感觉。后来果然走错了,本来要到南校区,结果到了北校区。在穿过北校区到南校区的时候,我看到一个颇有特色的白色建筑顶棚,走近一看,发现里面是一个游泳池,一潭空空荡荡晃悠的蓝水,不免让人有些伤感。走到反面,才看见里面其实有人,而且还不少,但是再怎么看,都感觉这是发生在两三天前的事情。再匆匆赶路,到了南校区一间两层楼房中的小剧场,不风导演的话剧已经开演了。继在把熊天平唱成熊之后,不风又把一个拉皮条的智多星很成功地gay了下去,造型跟李小龙《猛龙过江》中的某角色构成了强烈的互文关系。嘿,研究生表演起来就是不一样。我觉得这戏来得太迟,但又恰到好处,它构成了情节性的东西。去年的冬天,也是在同济,还有大家制造出一个晨晨昏昏的夜晚,而今天,知交半零落已经是清晰的现实。送给远去他乡的不风和跳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