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从文给师陀的信 转载 - [集外集(转)]

    2008-09-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28606541.html

    师陀老兄:前得从健吾〔?〕转致你的新书一本,□□如□故人□。因故迟复,望能原谅。昨从敦煌归京,得君赐信,欣知工作业已完全恢复,盼能不断□□□新作问世。以弟经验而言,七W年被放逐于湖北双溪一山村孤独高岗某小学中经年,血压高达二百五十时,(低压也到一百五十,)依然满不在乎的干我经常的一切,(凡事一个不在乎的接受下来,)终于还是奇迹般度了过来。最有意思是大雨季房中积水成河(因住处较公路低些),亏得住于附近七里的矿上熟人得知(多是故宫博物馆熟人),同来抢救,直到挑去积水四十石,并把十来石熟土堵住了水口,且把两三担干草从茅屋上部入水处完全封闭后,我才免成了“陆地鱼鳖”。即使大灾大难已成过去,全房还是在泥淖中,无从行动,还亏得熟人又为取来百多块大红砖,连接铺在地面成个十字架式样,我才可由床上直达窗口,或向左去取小橱柜中的破书食物,向右走则直到末端那个有塑料布蒙住〔的〕唯一写字桌。写点什么时,总还是得点上煤油灯,打了把伞,才能进行,因为上面还居多有蒙蒙细雨从瓦隙间飘下,而下面则小蛙跳跃,十分活泼,我却依然用“和平共处”老办法,写了百十首《双溪诗草》。现在看来,也不免像是一种如梦奇迹!世人常说“负了十字架前进”,我却踏着十字架式砖路,相当从容平静,过了大几个月日子,现在温习一下,倒真像是一种一生难遇的“奇境”!也可以说“命大”,因此还有机会眼看到林彪“四人帮”的坍台,彼此还能从通信中叙叙旧事。记得七二年冬返回北京经过北海后门时,曾作一小诗志感,写来聊供一叹:

      依依宫墙柳,默默识废兴,不语明得失,摇落几秋深。

      日月转双丸,倏忽千万巡,盈亏寻常事,惊飙徒自惊!

      七四、七六、七九均因事去上海,记得第二次曾□□□□□得指示……〔此处缺文〕

      近三十年来,人事上风风雨雨,倏忽来去,大半熟友,多成古人。弟则因所有旧日习作,多早已在五三年即得书店正式通知,“所有拟印、已印各书案,及存书纸型,因已过时,代为全部焚毁”。香港方面则传转台湾正式法令:“沈某某作品,无论已印、未印、存书、纸型,全部焚毁,永远不得重印。”也可谓历史奇闻。大致在国内为“过时”,宜怀“知其不辱”之戒,避贤让路,为势所当然。在台则因尚未过时,仍能引起不良影响,且似乎八百万大军一败涂地,不是国民党腐败的应得结果,反倒应由我负责。北京据闻有鲁迅研究组织约二十个,想无任何一个专家学阿Q能如台湾方面主持宣传工作的理解阿Q精神深刻如此到家!

      世事既然如此,弟因此一入历史博物馆即三十年不移窝。名分上为研究文物,事实上作一合格公民,避灾免祸而已。三十年来,同事中多数人即已不知我过去干过什么,社会上其他可知。“时变启深思,经冬复历夏”。三十年中什么专家文豪,学得我一个不值的,多已成“录鬼簿”中人物,弟则犹复顽健如故,看来还可望再熬三五年,把一些常识性研究工作在进行、待收尾的逐一完成,才可望向上级首长有个交待,证明这三十年并不是个吃白饭的公民,也才对得起国内外友好!

      一切望放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说台湾腔 2007-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