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圣与色情 1 - [理水(论)]

    2013-01-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226849495.html

           必须要把语言还原到一种触感,一种纯粹感性的层面,它才可能是神圣的,因为感性就是溢出,就是超出自我(我不可控制我的感性)。那么,理性呢?在何种层面上它可以成其为一种超越?是崇高——回归感性呢;还是走向对理性自身的不断反思,不断撤出自身,谁又能保证这种彻底的反思不是一种感性呢?一种精神分裂?如果我们对于以上两点都不承认,而是认为理性的超越性在于与客体(物)保持有距离的关联,像篮球队员运球一样,那么,这恰恰证明了理性不具超越性,因为这种所谓的超越性只是一种超然,而超越必须是走出自身,抵达他者。 触感,感觉即在于走出自我,它本来就是在我与他者的接触中发生的。那么,还有什么比色情更具感受性的呢?也更神圣的呢?我不鄙视将宗教迷狂与性高潮联系在一起的类比,也承认在神圣和色情之间都存在一种不同于日常的经济关系,前者通过卑下而高大,后者通过耗费而满足,更耐人寻味的是,在色情中,有着一种比宗教更抽象的关系,在我与你之间,有着一块更神秘的不可抵达的空地,在这个意义上,把色情与献祭联系在一起的思路是较为贴切的,然而祭的是谁呢?祭的并不是上帝,是神,这个神又是谁?是我自身吗?献祭就是让我自我给予自我,就是让自我变成为神,换言之,这种献祭就是自我的形成本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路遥知瓦力 2009-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