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遗忘和拯救 - [而已集(文)]

    2008-05-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21042999.html

    遗忘和拯救

     

    在我出生的数年前,临近的县刚刚爆发过一次大地震,时任总理的周恩来也亲自赈灾,其后,我们每每想起这次大地震,想到的只是总理曾经来过。又有一年,为了预防地震,我们全家在庭院里搭起了“防震棚”,也就是一个简易的帐篷,我跟我哥别提多高兴了,夜风微凉,群星闪烁,这就像一个露天的小电影院。在512地震爆发后,我看到一个印象最深的记录是:“第一次震动以后,我们就往楼梯口去。我在走廊上正各搭各搭地走着,刷地便被晃到了墙皮上。大理石地砖挤成了人字形,就像燕子。我女儿因为可以整天整夜在外面玩,高兴得哇哇大叫”。

     

    胡主席在接受凤凰台采访的时候,我们也听到后面有一些小孩在用四川话兴奋而欢快地高喊:胡书记,胡书记……他们不知道他们经历了怎样的灾祸,这种灾祸要用多少时间来偿还。

     

    对于在和平时期长大的一代,我们时常会对世界文明有高度的估价和期待,我们不相信会有战争发生,不相信会有瘟疫发生,不相信会有灾祸的发生……这些都是出现在小说里,在世界“祛魅”之前的传说。然后,我们经历了911,经历了Sars ,现在我们经历了四川大地震……七十年代的唐山大地震对于我们像是一个远古事件,就在它造成的创伤慢慢过去,也渐渐被人遗忘的时候……

     

    在地震发生的前一天,我听到新闻里说缅甸的海啸已经快造成“人道主义灾难”,我听到这个词愣了一下,想回头去网上查查它的意思。512地震发生之后,在外媒的报道里,我看到灾民们为了求生在抢夺食物,在拼命地挤入为数不多的汽车,一个小孩被压在废墟下,医生为了将其救出,当场截肢……看到这一幕,此刻的中国人,谁不会感到鲁迅的那种悲怆:数万名同胞的血,洋溢在我们周围,使我们艰于呼吸视听,目不忍视,耳不忍闻……

     

    在灾祸面前,我们每个人都是受害者。那些血肉模糊的画面,那种对于灾祸的惊惧和恐慌,将会贯穿于我们的一生。天府之国不再是可爱宝贝的熊猫和风景宜人的九寨沟,此后每一个去四川旅游的人,难道在陶冶于绿树青山之余,不会泛起一层忧惧和悲伤?

     

    在灾祸面前,才能深切地体会到人类之渺小,我们的科技,我们的文明是顷刻就可以被毁掉的东西,甚至可以说科技文明的发展,导致我们更容易被毁灭。地震因为那些结构更为“坚固”的建筑而发挥了更大的威力,而一颗原子弹的爆炸可能使一个城市生灵涂炭……地震之后,我打电话回去,我妈说我们家一点感觉没有,我们那儿是福地,唉,现在谁还敢说哪里是福地呢?

     

    在灾难面前,生命如此脆弱,个体如此无力,而唯一的希望只有渺小的人们团结起来,组成坚定的共同体,一个人在一座山面前是渺小的,然而一座山在一座人山面前又算得了什么?“众志成城”,“举全国之力拯救灾情”这是现在一切的王道。

     

    很多人在援助灾情面前,感到了自己的无力,无法体会到“参与感”和“归属感”,而我认为这两种情感比起救助生命和残弱,微不足道。任何一种有效的救助,除了用心,用血,用钱,用物之外,更需要用脑,世界总不是完美的,你必须根据现下的实际情况和灾区的实际需要来考虑你的救援计划。热忱之外,更需冷静,急救之外,更需长救,我们无法拯救逝者,但可以帮助生者,我们无法挽回以前的疏忽,但可以亡羊补牢。我们要治愈自己的创痛,同时把创痛的教训流传给后人。

    我同时又在那些少不更事的孩子身上看到了希望,他们背负着灾难的阴影,但一定程度的遗忘对于灾难又是必需,他们依旧会在这个世界上顽强的生活下去,他们会延续一个几近覆没的村庄的生命之火。当一个年轻人先跳上离开灾区的汽车时,旁边的人纷纷指责,让老幼妇残先上,我在这里也看到了崇高而朴素的道德,我们的同胞是可爱的,更是可贵的。

     

    这一年来,诸事不断,我被一种有些浪漫的激情点燃,每每又会质疑这种激情的真实性和危险性,但毋庸置疑的是,我在这些事件中培养了社会责任感,超越了一些琐碎之物,也对这个国家爱得更加热烈和深沉。之于现在的我们,真正理性的态度恐怕是把这种激情转变为实际行动,譬如说我们不该遗忘灾祸的教训,也不能忘却受灾的人民,那我们就应该投入到预防灾祸的工作中,警惕遗忘的工作中,持续救助灾民的工作中,在做事情的时候,才能真正做到“不遗忘”。

     

    至于具体的做法,才正是需要大家动用心力和脑力,并且团结起来实施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收藏 2008-05-17

    评论

  • 转一个:
    “你们不用慌,至少有1年的时间灾区人民将需要你照顾,当电视不在报道记者不在出没你周围你就有了服务敬老院的感觉,那么多养老的儿女不耐烦年复一年的细节,更何况你们还不是儿女呢,童鞋们,灾民将住进你的家,灾民以后还要日日叨扰,闹哄哄的体育馆是他们的家,成都将收留更多的人,发光发热的机会大大的有呀,可现在呢,瘟疫来了啊,别再乱蹦达拉,成都还有1千万活着的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