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得 - [南腔北调集(讲)]

    2008-04-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8892359.html

        这次中华民族火炬跨栏障碍赛,使得所有中国人的民族认同感和爱国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凝聚和张扬,同时,也使年轻人认识到活在这个世界上,逃避政治是不可能 的,我们必须对我们的国家和它在世界上的位置有一个更清楚的认识。以往的无知和倦怠,如果现在依旧不改的话,那就变成无耻和冷漠了。对于那些在自由和民主 的前面一定要加个“西方”的人,现在你们应该明白,在号称新闻自由和法度公正的西方,这“自由”和“公正”之中又掺杂着多少水分。而无知的群众,在那里都 是一样。还有更多更多的人,你们应该觉醒了吧,公正慈爱的西方圣母一直拿来哺育你们的,不是乳头,而是屁眼。谈及文学,我坚决鄙视夏志清拿基督教自省 作为评价文学标准的做法,夏志清不是特例,类似的人还有很多。是的,西方宗教很强大,它强大到能够引发十字军东征,它又很宽容,宽容到让两次世界大战在眼 皮底下发生。请问,有哪一项罪恶,不是在这片信仰之地诞生的?而中国的罪恶,就在于落后和贫穷。这或许是最大的罪恶了,因为它让其他的罪恶有了发挥的余地 和试验的温床。纵观历史,中国人历来就没有多少侵略欲,倒是更喜欢一团和气,但我们必须警惕在这温和中庸中沦陷。有人说,奥运会办不成就是一个面子问题, 没错,确实是面子问题,但这不是小我的荣辱,这是整个国家的尊严。当身在异地的华人,置身异乡而感受到巨大的敌意,当听着自己国家的名字被一次又一次诬 蔑,国旗被摧折,火炬被抢夺,此时不管你的政治倾向如何,你的感觉只有一个:屈辱。而这种凌辱又与侵略何异?这种屈辱你将背负一生,因为无论你到了那里, 你注定是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那种认为西方人的敌意朝向中国政府而不是中国的人,去借点脑细胞吧,假使有一天美国侵略了中国,有谁会为中国人游行抗 议?有人说奥运会是现任政府炫耀之举,而事实证明,我们的国家还远不到可以炫耀的地步,明白了这一点,恐怕是这次奥运会最大的收获。至于梁文道之类的半殖 民地书生,貌似理智,实则弱智,爱国是一种情感,而情感是无法用理智算计的。现在的一番爱国激情确实不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但它是必需的精神洗 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closer 2008-04-12

    评论

  • 难得看到局长大人说这类话。
    74年斯诺采访毛主席,问起越战的一些事情,主席说,这对越南人民是一种教育,越南人民会因此团结起来,拿起美帝送来的枪炮,把美帝赶走,根本不必中国出手。同时说起日本的侵略,是对中华民族的巨大教育。(《毛泽东文集》第八卷最后一篇文章。)这是真正的辩证的眼光,看得到事物的矛盾性及这种矛盾如何推动历史进程。
    这次zd势力的各类言行,其实就是美帝国主义和西欧各帝国主义因帝国主义的本性而自动结成的国际帝国主义对日益强大的社会主义中国进行迫害的表象。zd算什么东西?人权云云的算什么东西?什么都不算,它们只是一个机缘巧合的幌子和借口。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可是被帝国主义洗脑的人永远只知道就事论事,什么狗屁的民主自由。就算西藏真有什么问题,永远也只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是人民内部矛盾。现在这个事情赫然呈现为敌我矛盾,是帝国主义近百年来对华侵略的现世表现。我相信那些亲历事件的留学生和华人华侨受到了巨大的教育,而这种教育是任何理论无法给予的,因为这是真正的实践出真知。也因此教育了国人,不论右派学者如何鼓吹西化、自由民主改革云云,中毒的孩子如何幻想有一天我们也搞点总统竞选之类的小把戏,铁的事实教育我们,国家、民族作为现阶段人类社会不可逾越的产物,是我们谈论任何散发香气的理论之底线。不存在超越一切的“理想国”,不存在美轮美奂的自由民主。发生了这种事情,在明月千里寄相思的西方求学、生活的孩子们会更进一步认识到祖国的强大和繁荣意味着什么,而这是比口腔快感层面上的自由民主、文化生态等等(等于放屁)高贵得多,而这也是当年邓稼先、钱学森等等笃定志向回来建设祖国的全部秘密。相信他们会更知道如何学习,学习什么,学完之后该干什么。
    海外华人的团结和爱国行为是值得赞赏和骄傲的,而国人从这些事件中也应该看到我们的国家形象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光鲜,这并非因为我们自己有问题,而是在国际上我们仍然被视为一股逆流,我们的日益强大时刻刺痛着国际帝国主义的狼心狗肺。在他们眼中和憧憬中,中国仍然是一块等待分割的肥肉和准殖民地。为什么呢?因为帝国主义的本性就是剥削和压迫。为什么呢?因为资本主义的本性就是资本再生产,榨取剩余价值。如何做到这一点呢?就是占有、掠夺资源和市场,必要的时候开着飞机军舰去抢,伊拉克为证。这些话相信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但是因为自由民主的书读多了话听多了,也就真的以为有这种超越的东西,殊不知,自由民主乃是资产阶级革命的时候拿来反封建的口号,自由就是要让农民离开自己的土地变成人身自由一无所有的廉价劳动力,民主就是要让各类资本家轮流坐庄,不要让某一个资本家独吞劳动者的血汗。这种东西在马克思之后应该是十分清晰赫然的,但资本家都是优秀的化妆师,涂脂抹粉的功夫很好。一涂一抹,挤个笑脸,还真把国内不少人洗了脑,智商随即下降,真以为人家送良药锦囊来了。自力更生,自强不息,这才是真正的法宝。而我们的国家民族该往何处去?难道我们强大繁荣之后也要变成今天我们所唾弃的帝国主义之一么?革命前辈为我们开创的社会主义道路,尽管曲折磨难,但仍然是我们的方向,是人类的前途。
    说了这些话貌似沦为了左派愤青,但我并不担心这种小帽子。我以为现在的中国青年不论学习什么理论,赞成什么见解,都应当实事求是地面对现实,把理论学习当作指导自己日后人生实践的准备。理论如果脱离实际,就是诸多胡言乱语之一种,客气的说法就是经院哲学,不客气的可以命名为“放屁”。什么是我们的现实和实际,就是国家民族的生存和发展,而个人的生存和发展如果不与国家民族的生存发展结合在一起,也就只能算为某灵长类哺乳动物在某一时空的生灭。局长大人,我在你的地盘上大张旗鼓地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因为这是相比起火炬传递障碍赛这种反面教育而言更好的正面教育。反面教育我们宁肯不要,我们厌恶、反对一切ZD势力和它们的蝇营狗苟。但事实是它们客观存在,所以我们面对它,不但要接受教育,还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它,信心百倍地去战胜它。奥运既然已经被政治化,我们就要有政治智慧,不能只是喊喊口号发发怨气了事,也不能单纯停留在“爱国”层面。事实同样证明,爱国不是一种天生的东西,而是需要不断接受教育,不断充实的情感。情感是脆弱的,应该化作切实的理想和行动。中国过去需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今天更加需要,需要年轻人不断自我教育。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能够成为武装我们的理论武器,它曾经指导我们战胜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今后也必将指引我们战胜国际帝国主义。这种教育在今天显得薄弱,但它强大生命力并非来自于任何官方的灌输(尽管我认为这种手段其实很有必要且行之有效),而是来自于它自身的明晰性、准确性和革命性。为什么要革命?为什么要反对国际帝国主义?答案是:为了实现真正的公平正义,实现真正的自由、平等、博爱、民主。这个理想的共产主义,是需要我们去开创的,去为之奋斗献身的。局长大人,事实上,这是我给你的私人意见。
    回复rowastein说:
    丁页!
    2008-04-14 23:3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