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重门 - [二心集(杂)]

    2008-03-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6991091.html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其时已惘然”有两重的悲伤,从现在想到以后,把现在浸到以后的情境中,这比单纯的追忆又多了一维,哈代:可恨时间带走一半,却让另外一半永远留存,普鲁斯特:幸福的日子是失去的日子,人们期待痛苦以便工作,都比不过李商隐这一句。不过李商隐毕竟还是幸运的,因为自他写下这首诗后,以后往来的人中,在相同的处境下,如果知晓这首诗,就有了三重的悲伤。如水的夏天,细密缝合的银杏叶子,遥远的温情偶像,无辜的寂静夜晚,蓝色的倾斜风筝毕竟还没有带来。你来时拖着沉重的拉杆箱,去时依旧无人帮助。“你好,再见”。他又唱到:“ 当我推开那扇门。想看看永恒荣光的状景。那没有他们说的实用阶梯。然而我又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在我走出那扇门。撕下某本书的二百五十二页。它用黑色镶金这般地写着: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李商隐很坏,硬是把一些小情小感赤裸裸的写出来。而且简明扼要,就两句,谁都记得住。比红玫瑰白玫瑰之类的闷骚多了
    每次一淫这两句,三分伤感都升华成九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