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车 - [二心集(杂)]

    2011-09-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62151861.html

         天空像一只不下蛋的鹅,我在公交站停下的地方,往前。靠近河岸的地方是另一个公交车站,河水浑浊,像今日的天气,对面的岸头上树立着五个大油桶,两个白的,三个蓝的,铁锈的轮渡在喘息,偶尔经过。我这边的岸上,则有人在撒网,时不时抬起来,然而网上空空如也,这网对于鱼,像一个从来不会涉足的四维空间。然而,那个退休的老工人,依旧在坚持着自己无谓的运算。我的车还没来,或许永远也不会来,周围的一切,没有任何有结果的暗示。在马路对面,从一辆大客车上下来几个人,现在也归入了这个无谓的队伍之中,整整十多分钟,他们都在表演着打车这个枯燥的戏剧动作。为这一切带来的起色的是,河对岸,一个挑着桶的男人,牵引出一只肥胖的狼狗,跟着他,钻进了对面的荒草丛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世说新语 2007-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