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野草(断)]

    2011-08-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54837454.html

     

      乘船从白帝到江陵,青苔漫上了你的眼睛,那是我昨天刚刚生过火的地方,从远处看,人们会以为这是一簇簇磷火。你的眼睛睁开,我就消失。我探视着你皮肤的纹路,细纹如同水波,在唇口荡开荷花。我爱过的头发是个哑巴,在无人的角落迷路。这是我熟悉的脸,熟悉得如同薄雾,如同冲破水浪的时间,如同过去的未来,未来的过去。现在,它呈现在一张照片上,这张脸包含爱意,专门向我而绽放,像是通向美和幸福的钥匙,又像中途的一个客栈,当然,也像一幅阻隔我与真实的画,薄薄的一张,却无法穿透。这脸,不如圣迹般高高在上,也不低入尘埃,它只是在我的前方,永远的前方,不用捕捉,又不会隐去、与我面对面。脸即心,那在漆黑中绽放出光芒的是你的脸,我的脸,她的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