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景 - [华盖集(照)]

    2008-01-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4692647.html

        我刚刚写完《细雪》,雪就越下越大了,一群南方人走在路上,迎着扑面而来的大雪,或多或少都在把自己假想成身在北方,把目前的场景偷换成了电影里或小说中寒冷的漠河或北海道大雪漫飞的画面,举止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有点夸张。就像孩子们在玩“追贼”游戏的时候,故意要把自己弄得声嘶力竭一样。当我们三小时后从室内出来,却发现雪已经停了,街上也没有多少积雪,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然而,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世界真的是银妆素裹了,但我不觉得美,雪堆在楼顶和地面上,就像一大堆塑料泡沫,到处都是白光的反射,在视觉上让人颇不习惯。当这雪花还没有被移植到宣纸上的时候,那白是太白了一点,加上与城市里的钢筋和水泥又不能融合,于是便营造出疏离感和错乱感。外面路上的积雪被踩脏了,像垃圾一样被扫成一堆一堆。我差不多要因此而厌恶下雪,因为它确实带来了寒冷和麻烦。这样混乱不堪的场面则让我想起夏季的台风,这雪好像是被台风吹来的,台风和大雪,在我的印象中,只隔着一夜。

         不过,路边的雪人让人感觉亲切和温暖,人们用塑料袋给它做了帽子,用水果给它做了眼睛和鼻子,还在侧面贴上切成片状的黄瓜,给它做了一排纽扣,原来这还是个穿长衫的雪人。这样的景致不禁要让人脱口而出阿姆斯壮那首著名歌曲:What a Wonderful World!

          又过了一天,雪停了,还出了会太阳,路面上的雪已经被打扫干净,积雪都听话的立在路边。我到了学校,发现好几个人手上都拿着照相机,这真是一派美景!雪融化得恰到好处,于是勾勒出了景物的边沿和过渡,可以说是它赋予了这些景物以形式。阳光随物赋形,雪花也是,因为有积雪,我们看清了那杈松枝的形状,它状如浮云,因为有雪,那一排仙客来变得更加鲜红,让人遥想夜晚如果在花上再加上一层月光会是怎样的幽深和迷离。还有桥和河,亭和楼……不用我照相,雪花早已经像一只巧手把它们都塞进了镜框里。不过我还是后悔自己没带相机,主要是怀疑文字的准确性。

         也就是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我被普鲁斯特附体了,我倏然想起这样的雪景在若干年前也曾见过,那是有一年到西安旅游,去爬华山,凌晨从山顶上下来的时候,时值五月,山上却有很厚的积雪,也如现在这般,到处是挂着照相机的游人,到处是凌乱绵长的脚印……不同之处是当时我们刚看过日出,雪地里林中空隙处有大片大片的阳光,对面走来的人就披着这身光泽与我们擦身而过。要不是有此刻的触动,这些回忆压根不会回到我的头脑之中。再走一截,看到椅子上有一个雪人,准确说来是一只雪猫,还插着一对翅膀,我竟情不自禁地对着它吹了声口哨,就像平时看到长相可爱的狗或猫时会做的一样,这个举动让我自己也很惊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罗某献唱 2008-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