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杭盖的演出 - [二心集(杂)]

    2011-05-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29905918.html

     

       大地、人,音乐、光线,一切都被雨水浸泡过,在无序的胀大,像一桌凌乱的晚宴,这时候上来一个新乐队,穿着特色服装,像一群来收拾这个烂摊子的清洁工或者粉刷匠。他们看着下面的狼藉,无动于衷地唱了起来,一声悠远的长调,把空间拉长拉远,舞台像是一桶水被慢慢提起来,台下的人这才有了朝拜的感觉,哗啦啦,提到空中的水打翻,滴到台下,观众惊醒了。接下来是呼麦,马头琴和皮鞭,弯弓射大雕,金属的隆隆节奏,游牧民族的铁骑。依稀可辨可汗的雄心和柯勒律治的梦,《酒歌》又挥洒出一片祥和团结的景观。杭盖已经颇为成功地将民族和世界,现代和传统捏合为一个整体,接下来对他们的期望可能是,如何突破整体,达至无限。也就是说,在统领所有以上元素的同时,保持着它们的异质性,增加即兴的空间,让它们自由生长,像后面的瑞士三重奏那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箴言 2008-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