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眠 - [而已集(文)]

    2011-04-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20829153.html

         “失眠意味着意识永不完结,没有任何办法从警惕中抽身而出。人失去了开始和结束的概念。焊接在过去的当下,是过去绝对的子嗣,它什么也不能更新。它是同样的现在和同样的过去的延续。连记忆都可能是对于过去的一种解放,但在失眠中,时间无处开始,无物可移动或遮蔽。只有标记失眠的那种嗡嗡声,引进了一种没有起始或终结的开始,在这种永无止尽中,人无可逃遁。”纯粹的失眠的到来往往和睡眠的到来一样,令人没有防备,它并不完全依赖于你的身体状态,更不依赖于你的心境,愉快或者悲伤,甚至介于二者之间的平静都可能导致失眠的造访,失眠像夜晚漆黑的海洋延续着白日里平静的河流。失眠更不依赖于你对它的态度,你对它憎恨也罢,敬畏也好,都无法令它动容,你虔诚地对它进行朝拜:一只,两只,三只……你需要专注地数下去,但又不能过分专注,你分裂了,身体和意识互相敌对,又互相祈求,你憎恨这个睡不着觉的人。另一方面,失眠又恰恰是一种自我的粘滞,你无法摆脱自身。一开始,失眠呈现为对他物的关注和焦虑,后来,逐渐变成了对失眠这个事件本身的焦虑,哪怕到你半睡着了的时候,你还在担心着失眠这件事,“快让我睡着吧!”“我正赶着去睡着呢”,而正是这种焦虑让你又醒了过来。面对失眠,或者劳作,或者守夜,两种方式都是将自己献祭出去,但自杀是不可能的,自杀打断了死亡的自然降临,就像打断了睡眠的自然降临一样,自杀破坏了长眠的准备。那还有什么可做的呢?唯有等待,睡眠的到来没有预示,也没有过渡,在一种没有期待的期待中,在你忘却了它忘却了世界的临界点上,在那个神圣的瞬间,它降临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自评 2011-04-18
    奥老子的运 2008-04-18
    立场问题 2008-04-18
    当日牛眸王 2008-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