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月十五日看木玛演出 - [呐喊(歌)]

    2007-11-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0835950.html

          演出之前,木玛好好洗了个头,他的头发更长了,弄卷了,扣着顶帽子。暖场乐队在台上奋力地取悦着观众,主唱太童真,鼓手打得很卖力,但鼓声太软,大概是握鼓槌握得太靠前了,对于一个暖场乐队我们能要求什么呢?除了要求他们少唱几首。而木玛站在楼上的一个角落里,平静而冷淡地看着下方。酒吧的入口处,放着一个舒淇送来的花篮,据说好友范晓萱也发来贺电,又据说一个叫王啸坤的人也混迹于观众中,这个人是歌星吗?估计被我无意踩过两脚,不好意思。有时候你真的奇怪不同的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又是怎么通过彼此抬高或降低自己的身价的,不过舒淇和范晓萱还行。木玛新专辑里的《黯淡星》我是早就听过的,当时还在博客上做了推荐。我当时为什么会喜欢呢?一是对木马有一种盲目的信奉,二是这首歌曲调流畅,作为一首流行摇滚几乎无懈可击,三是色彩迷人,就是一首party歌曲,华丽、轻薄、性感,带点迷幻,符合我们对都市迷情的想象,我之前还没听到过类似的歌曲。是的,我当时就想到它应该拿来做一部偶像剧的ost,当然是有点文艺气息的偶像剧。其实,《果冻帝国》里好几首歌也可以做ost,没什么不好。不过,昨天阿开同学有言:以前的歌适合做王家卫的ost,现在的歌适合做冯小刚的ost。很不幸,在我在豆瓣上盛赞过这张《丝绒公路》之后,我到此时才不得不承认我跟阿开的想法是一样的。

         但我还是想做几点辩解,我如同托儿般的盛赞其一是希望这张碟能够卖得好一点,因为我预计它销量不会怎么样,这张专辑不太超前,更不落后,因此超前与落后的人大概都不会买,是啊,中国难道就没有一个恰到好处的阶层么?其二,我认为人民需要Rock Star,木玛有这个潜质,且木玛的这张新专辑的发行从大环境上来说极为可贵的,它开辟了一个方向和一种可能性。区别在于我当时觉得这个Rock Star舍木玛其谁?现在却是觉得他去做这个未免可惜,而且也未必能够做好。他毕竟不是Bowie,他的本性是低调的,他也是一颗黯淡星,他的色彩就是在舞台的阴暗的灯光下才显得出来,如果放在大白天,青春痘印和烟灰的牙齿便暴露无遗,我偶尔看到过他接受采访,神秘感和气质全无,歌手就是应该少说多唱,说话是吴宗宪和郭德纲干的事情。

        木玛在舞台上就很显魅力,这位据称是“中国最具时尚气质的唱作艺人”着装有点开始向华丽迈进的意思,那么就再努把力吧,来个华丽摇滚。他先是跟台下的人要了一支烟,然后调试,无奈当天4live的音响不太争气,不得不说很倒胃口。开始演唱的都是新歌,看得出观众们都很想配合,也很想high起来,虽然在上海这个地方,大伙都很累,都是上完班赶过来的,神圣的星期五还没有到来,但是也不妨碍大伙摇滚一下嘛。无奈大家对新歌都不是很熟,而且新歌又偏于流行,很难有强的互动。现在我才相信对于摇滚乐来说,听现场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在现场,新歌与老歌一比,立见单薄,二者高下立判。木玛一共才唱了两首老歌,一首是《没有声音的房间》,一首是《美丽的南方》,前一首那牛博一的收放抑扬的节奏,音乐中的画面感是马上就能让人如戏的,高潮在逐渐到来……听到《美丽的南方》的前奏,我估计有的心思敏感的铁杆粉丝都快激动得流泪了,唉,美丽的南方,美丽的记忆啊,音乐中暖流与寒流交错,像一场电影。虽然木玛唱这些老歌已不很投入了,但观众已经很满足了。然而,唱完这首歌,木玛说了一句让人震惊的话:“这是本次演出的最后一首歌曲”。我髛,才刚刚high起来啊,唱了十首歌都没有,别的不说,连新专辑的歌都没唱几首,你可以想象当时听众们在台下是多么的欲罢不能,多么的要死要活。最后一首歌是Third Party,现场有了一点小的pogo,安可曲目是《她是黯淡星》,观众对《舞步》的呼声很高,但最终没唱。可能木玛觉得唱老歌不太爽吧,就像张楚打死也不唱《姐姐》一样,我其实觉得新专辑的最后一首《他真的在哭泣》做收尾曲也是不错的,很煽,但当时没好意思喊出来。

        演出就这么结束了,比较一下他的新老搭档,新乐队的乐手都是很专业的,吉他手很有风度,贝司手几乎长得跟韩寒一模一样,鼓手也很硬朗,总体来说很不错,加了一把吉他之后,也更有表现力和煽动力。不过第三派对毕竟不是木马了,木马也未必需要这样的表现和煽动,曹操的沉闷,胡湖打鼓时机械般的动作都不在了,记得若干年前看木马的演出,木玛在演出中每隔几首歌会说出一句话:“愿我们的歌带给你们片刻的欢娱”。一语成谶。木马少去了四肢,就不是木马了,我以前一直觉得木马就是木玛一个人的乐队,他的本性就是阴郁深重的,现在才觉察其实应该是曹操、胡湖等人在脱着木玛进入死水,而如今,没有了木马,木玛更见华丽妖娆,却变轻了,压不住了。anyway,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虽然以前那个年轻的酒神不见了,但迎来一个“中国最具时尚气质的唱作艺人”也是不错的,说实话,中国还真没有这样的艺人。如歌友所言,他以前是神,现在是人,他自己才是最郁闷的,是啊,人往往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才真正是最无力的。以前大家对他期望太高了,现在他依旧值得期待,只要他不去做超女评委。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一进来就听到如果当初真的恨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勾起许多回忆。当谢强还在blogcn写博的时候还是挺讨人喜欢的。

    本来想在这儿贴几张他们的演出pp给你,我还是两年前在广州现代音乐节看过他们的演出,唱的都是老歌,bus系统不给贴。当时好像还是新鼓手第一次出现,新吉他也进来没多久的时候。

    bus不给贴,我就贴相册地址吧。

    http://hi.baidu.com/brokenzeno/album
    回复zeno说:
    嗯嗯,看见了,现在的鼓手和吉他手好像都又已经换过来,我想当时的可能是临时乐队吧。还是那个时候有型,现在打了个围巾,据说满身的香水味,真的要走高端路线了。
    2007-11-19 19:5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