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雅姆的印象派诗歌 - [野草(断)]

    2007-11-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0764089.html

         今天又翻了一下雅姆的诗集,上次翻大概已经是半年前了,当时觉得我可能以前对他过于热爱了,这次翻又确认这个温顺的老头确实值得热爱。别的先不详谈了,今天只是翻了一下他的四行诗,如果说有对应印象派画的印象派诗歌(注意,不是意象派),那么兰波、魏尔兰等人那乐感很强的诗歌,应该接近于梵高“麦田上的群鸦”之类的画;雅姆则平静舒缓,与景物保持距离,把外界当作静物描摹,观感上有点象莫奈。雅姆平静温和的视角,对于细节的捕捉能力和温柔的笔触,以及他那独一无二、得天独厚的结合宗教画与乡村风物画而成的色彩感,使他足以与上述大艺术家比肩。

    厌女

    一个日本人绘画乡村图

    一湾清溪穿百桥

    每座桥上,无脑无年纪的

    女人散步且更换裙子。

     

    牧师旅游

    走下巴斯克乡间高地,

    弥撒结束之际,他到了。

    脱下大围巾,看到粗糙面具,

    他在暗影里摸索,随后跪下。

      

         这就是两幅画,“日本人”、“乡村图”、“裙子”、“大围巾”这些名词本身各自有色彩,而且一看就让人联想到印象派画,譬如日本浮世绘对印象派画家的影响、裙子让人想起爱画舞女的德加、由各种颜色的线编织而成的围巾则本身就是一块色块丰富的印象派画布。同时,以动制静,人物的动作,例如:散步、更换裙子、脱下大围巾、在暗影里摸索……所要做的是让画中的人物自己带着颜料去活动,去涂抹色彩,涂抹得更加均匀、自然。

         至于今天会想起雅姆是因为听着背景音乐想看点能与其应和的文字,去搜了黑塞,感觉不对,于是取出了雅姆。

    从前我爱过……


    从前我爱过克拉拉·伊丽贝丝,
    一个在古老的寄宿学校念书的女孩子,
    她常常在暖和的黄昏到山楂树下,
    去读那些已经过了期的杂志。
     
    我只爱她,我感觉到在我的心里
    她那洁白的胸的天蓝的光芒。
    她在哪里?那时的幸福在哪里?
    树的枝叶进入了她那明亮的卧房。
     
    也许她还没有向人世告别————
    或者,也许我们俩都已死去。
    宽敞的庭院里有枯死的树叶,
    在晚夏冷风中,在迢遥的往昔。
     
    你可记得那些孔雀的翎毛,
    插在花瓶里,在贝壳饰物的旁边?……
    我们听说那儿有一只船失事了;
    ——我们把新发现的大陆叫做"沙滩"。
     
    来吧,来吧,我亲爱的克拉拉·伊丽贝丝:
    让我们相爱吧,如果你还在世上。
    古老的花园里有古老的郁金香。
    裸赤着来,啊,克拉拉·伊丽贝丝。

    罗洛 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偶尔路过,觉得真好。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