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儿歌 - [南腔北调集(讲)]

    2007-11-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0708012.html

         背景音乐这首巴奈的《泥娃娃》虽然号称民谣,但显然不是写给孩子听的,歌里的忧伤孩子还不懂,倒是把初为人母、感情丰富的年轻妈妈弄得感伤悲戚,唱着唱着就掉下泪来,落在摇篮的边沿上。

        又比如:“亲爱的好妈妈,我的好妈妈, 只要你呀笑一笑,全家喜洋洋”,曲调倒还算欢快,但是她的妈妈怎么就不喜欢笑呢?可能是家境不宽裕吧,这小孩还不知道她妈妈整天愁眉苦脸其实跟她是不是乖孩子没有直接联系,唉,可怜的孩子。

        曲调忧伤的儿歌有不少,我最喜欢《红蜻蜓》,还有“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晚风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我们要感谢这些儿歌在我们为流行歌曲的“你爱他,他又爱她,她又爱他”哀伤之前,学会了单纯的忧伤。

       儿歌或者童谣都是成人写的,其实反映的都是成人的世界,如果这位作者童心未泯,或者真怀着对孩子的爱写就这首歌,那就是好的民谣。我最讨厌的是那些所谓针砭时弊的讽刺儿歌,这种儿歌在乱世最多,算是造反派舆论攻势中的一项,孩子们都被利用成撒播言论的工具了,艸。

          即使不在乱世,儿歌还是经常被拿来做宣传工具,比如上面的“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之后,就是“那时候,妈妈没有土地,全部生活都在两只手上……”,我到这里就不会唱了,也不想听了。又比如“我是一个粉刷匠呀,粉刷本领强……”,这根本就是蓝领之歌嘛。再如:“我的家庭真可爱,整洁美满又安康,姊妹兄弟很和气,父母亲都慈祥”一听是个金粉世家,四大家族,紧接着后面:“虽然没有后花园,春来秋回常飘香,虽然没有大厅堂,冬天温暖夏天凉”,到底还是个无产阶级家庭。这个时候,我们就发现儿歌其实主要还是在中下层人民之间流传,儿歌里的小孩要么就在山上乱逛,田里乱跑,认识许多的动植物,还有个小毛驴什么的,但是他从来都不骑,要么就是很听话的干劳动,甘当粉刷匠,还有的年纪小小就知道勤工俭学了——“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不信你倒是给我找首很小资情调的儿歌出来试试,倒是找首专门给公子小姐听的儿歌试试?

          那位同学有能力倒真是不妨写篇《儿歌和阶级意识》,至于我,会把那些没有任何说教,任何意义的儿歌视作最佳,它们跟儿童是同构的,比如《两只老虎》,《两只蝴蝶》,又比如胡兰成记下的绍兴童谣:“一颗星,葛伦登,两颗星,嫁油瓶,油瓶漏,好炒豆,豆花香,嫁辣酱,辣酱辣,嫁水獭,水癞尾巴乌,嫁鹑鸪,鹑鸪耳朵聋,嫁裁缝,裁缝手脚慢,嫁只雁,雁会飞,嫁蜉蚁,蜉蚁会爬墙。”

      

     

     

     

    分享到:

    评论

  •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棂呀.蛐蛐儿叫铮铮,好比那琴弦儿声啊.
    琴声儿轻,调儿动听,摇蓝轻摆动啊.娘的宝宝闭上眼睛,睡了那个睡在梦中。
    夜空里,卫星飞,唱着那"东方红"啊.小宝宝睡梦中,飞上了太空啊.
    骑上那个月儿,跨上那个星,宇宙任飞行啊.
    娘的宝宝立下大志,去攀那个科学高峰.
    报时钟,响叮咚,夜深人儿静啊.小宝宝快长大,为祖国立大功啊.
    月儿那个明,风儿那个静,摇蓝轻摆动啊.娘的宝宝睡在梦中,微微地露了笑容.
    回复sheepwhite说:
    好歌,很多愿望现在已经实现了,比如嫦娥什么的
    2007-11-11 08:40:37
  • 强烈怀疑《两只蝴蝶》不是儿歌
    回复司印.奥特曼说:
    那两只热狗捏?
    2007-11-10 13:30:39
  • 送别会唱吧?鼓励局长照着送别的曲调,就着以下歌词,演绎几遍,下次定来捧场。
    星期天,天气晴,大家去游春。
    过了一村又一村,到处好风景。
    桃花红,杨柳青,菜花似黄金。
    唱歌声里拍手声,一阵又一阵。
    丰子恺还是很有幽默细胞的
    回复gin说:
    嗯嗯,丰前辈真牛,丰老先生是真正的有童心,谷崎也很喜欢他
    2007-11-10 13:32:25
  • 阿开姑娘那里有一首德国电音乐队ISAN的曲子,改编自日本作曲家山田耕筰1928年创作的《红蜻蜓》,极赞
    回复老亦说:
    听了听了,好歌好歌
    2007-11-09 23:06:35
  • 这首歌鬼气森森的,幸好现在是上午,没什么感觉。如果是半夜里,有点发毛。
    哦,听到泥娃娃,想到范晓萱有一首《鬼娃娃》,同样鬼气森森,可以拿来对比一下——嗯,应该说比泥娃娃更鬼
  • 这首歌鬼气森森的,幸好现在是上午,没什么感觉。如果是半夜里,有点发毛。
    哦,听到泥娃娃,想到范晓萱有一首《鬼娃娃》,同样鬼气森森,可以拿来对比一下——嗯,应该说比泥娃娃更鬼
    回复xiaomajia说:
    小马甲你吓得手抖了吧,一发发两个
    2007-11-09 23:05:05
  • 局老师就是局老师,连儿歌也识这么多,我喜欢听改调版的《两只老虎》or《两只蝴蝶》,热狗,哈林版的。
    回复蓝笛说:
    两只热狗啊?
    2007-11-09 22:5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