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侄女 - [而已集(文)]

    2007-10-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0560350.html

         昨晚回来,在便利店门口和水果摊旁边,看到一家三口,丈夫把他们的小孩抱在肩上,妻子故意躲在后面佯装要离去的样子逗小孩,小孩伸出双手,着急而撒娇地不停叫妈妈,生怕妈妈消失了,那模样真是柔嫩可人。这就想起了我侄女,其实平时也在想,披头士唱道:当我倒霉郁闷的时候,圣母玛丽亚就过来对我低语:算球,随它去吧。我们没什么宗教传统,我在低潮的时候,会在头脑里回忆我侄女在一岁之前的神秘笑容,不知不觉心也就平滑柔软起来了。我感受力不错,但不算感性,喜欢华丽的修辞,又怕被贴上矫情的标签,但是面对我们家qiqi,我可以毫不犹豫地献上最矫情最肉麻的话语,连王朔这样的痞子都说了嘛,只有面对自己的女儿时,才知道什么叫揪心之爱、什么叫无私之爱、什么叫真爱。 她是个天使,这样的修辞对真人我只打算用三次,如果以后我的孩子也是个女儿,那么追加一个名额,如果是对双胞胎,加两个,如果三胞胎或三胞胎以上,则取消,直接在门前贴张红纸:和谐社区,天使之家。

         最近我哥嫂都很少上网,没法看到侄女的新照片,打电话回去她架子又很大,说不上几句话就跑走玩儿去了。几个星期前,好不容易说了五句以上,第六句我问她:你跟谁一起玩啊?她说:海燕孃孃。说罢,又跑走了。我问我妈:海燕是谁啊?我妈说:她舅舅(注:我是叔叔)新交的女朋友,最近很喜欢来领她。又过了一个星期,我从我妈那里听说,这位海燕阿姨十一月份就要和我侄女的舅舅奉子成婚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叔本华说两个怀有爱欲的男女在萌生爱意的第一秒时,一个新个体就已经蠢蠢欲动了,两个人的爱欲实际上也就是那个新个体的生存意欲。叔本华之所以对爱欲如此重视,正是因它的终极目的是延续种属、繁衍后代。而欲望是永无止尽的,诞生一个新的人,也就意味着延续了一截欲望,即而周而复始、循环不息,欲望却永远无法满足,因此人生必然是痛苦的。这样情侣之间的结合就成为一种悲剧英雄般的举动,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痛苦之中,向死而生。

        唉,我总算为我侄女的舅舅和海燕阿姨的结合找到了一些合法性依据,如果我在家,说不定还真会拿这番话宽慰他老爹。而说到种族保存,那自然要追溯到遥远的第一对祖先对上眼的那一刻,因此我小侄女就是目前为止这个种族序列的尽头,她直接与先祖在时间的两极上遥遥相望,对她的宠爱也就是对祖先的尊敬,她流淌着家里每个人的血液,爱她也是自爱。

         我更有切身的体会,小时候我们一家四口人,我和我哥差三岁,要带大两个年龄相差不大的男孩,难度可想而知。这个家就这样在喧哗声中陪着我们一起成长,忽然有一天,我们真的长大了,象悬在太阳底下的两株杉树,我爸妈抬头一看,发现再也够不到我们了,高处的阳光刺得他们眼睛酸楚。在他们眼里,我们越来越沉默高远,而他们也象两株老树般一天比一天低下去,相隔越来越远,这个家变得寂静。直到有一天,一个孩子的哇哇哭声打破了这寂静,又恢复了家庭原有的喧嚣。这个小精灵,它是由在这个家里积淀了无数年的尘埃,花坛里终年飘逸的花香,我们哥俩儿时在梅树前追逐嬉戏的欢声笑语,每年春节的鞭炮声、祷告声、经久不息的香火和粲然而逝的烟花混在一起塑造成的形体。她就这么来了,融进使她诞生的这一切当中,她在卧室上玩娃娃,那里放着她爸爸儿时玩的小钢琴,她在庭院地板上溜小火车,牵着小绒毛鸭子走路,她在花坛上玩沙子,一会钻进兰花丛里,一会躲进桂花树后,她还那么小,花叶可以把她整个儿遮住。

     

    分享到:

    评论

  • 叔本华的意思是为了逃避欲望的痛苦需要禁欲,而禁欲是通过以一种自觉的痛苦压制另一种不自觉的痛苦,最后达到平静澄明之境。这是作为方法论提出的。但是对于现实的世界,如果没有欲望世界也就归为无了,因此他在方法论上不提倡男女结合,但是从观察者的角度来说他倒是又欣赏这种爱欲。再说,他本人也并不禁欲,比较表里不一。
  • 叔本华不是很痛恨男女之间的感情么?
  • 局长母性大发,哎,您该把自己嫁出去了。
    回复蓝笛说:
    先把结婚让给更需要的人
    2007-11-01 22:31:35
  • 哈哈,感受男这个牛,唉,你是谁
  • 煽就一个字啊,感受男
  • 我还记得之前你说,真正对偶像的崇拜,就是你对你侄女这样的:她说什么都觉得对,都觉得可爱,都觉得有趣

    嗯嗯

    顺便冲下一篇的词条大笑三声。懒得回2篇所以一并回在这里:p
    回复xiaofoye说:
    是啊,原来这一篇本来就是讲侄女的啊,我都忘记了
    2007-11-01 22:32:55
  • 字里行间都是爱,有你这样的叔叔是福,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