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下午 - [二心集(杂)]

    2007-10-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unjune-logs/10218410.html

          出到大楼门口忽然发现自行车有一把锁打不开,只得硬抬到附近一个小区里去修。今天风依旧很大,昨天大风大雨的时候,骑在路上,象艘船驶在惊涛骇浪里,觉得自己是个海上劳工,今天没有雨,抬着自行车,觉得自己就是个劳工。修车的跟我说了好几遍:“我修了e(二)十年了,一看就知道毛病出在那里”,边帮我撬锁,边还不停地说这把锁质量差,“你猜这里面是什么做的?”“木头?”“塑料!”正在这个时候,他拿来敲锁的锤子忽然飞脱了出去,“现在的产品质量啊,麻辣隔壁”。 我本来只打算换锁,他后来跟我说中轴也坏了,如果现在不换,以后坏了就换不了了。那就换吧。

          他又边帮我取出中轴,边让我看,“你看,是坏了吧,我修了e(二)十年了……”。但我的中轴的型号这里没有,他说要回家拿,边说他会很快回来,边就骑车走了。临走前,还指着一个放在沾满机油的凳子上的瘪瘪的桔子,对我说:“吃水果啊!”我后来到水果摊发现桔子已经大量上市,秋天来了,当时可没想那么多。

          我在原地站着等他,也不想坐在那个沾满机油的凳子里,无聊中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他这个修车摊其实就是一把同样沾满机油的遮阳伞加一个破旧的绿漆柜子,柜子上还挂着一把生锈的粗铁链锁。可见这个人还是很有头脑的,就在这么一个犄角旮旯里硬开辟出一个工作场地。在车摊旁边是一个杂货店,里面有几个男的在赌钱或者算账,喧闹声听起来是要动手的样子,但我探头过去看时,发现不是这么回事。一个粗壮的光头男人,光着半身在从一架三轮车上卸下口袋,如果光是看这个角落的话,那这里真像一个案件高发地带。另一边,一个饭店的小伙在往墙角的桶里倾倒漕水,一个戴眼镜、六十岁左右的男人把一包垃圾丢进垃圾桶里,准确的说,他是小心翼翼地放进去的,看着垃圾接触到桶底。

        我忽然发现我处境的尴尬,修车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而从这里步行到任何一个我要去的地方的时间又很可能会超过等待修车人的时间。那样的话,我还是不如就在这等修好车后过去,既省时,又省力。我就这么呆呆地站立了几分钟,与其说是在犹豫,不如说是在一定程度上迷上了此时的场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秋13 2010-10-09
    当日牛眸王 2008-10-09

    评论

  • 这样的瞬间,很丰富,抵上坐在电脑前混的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