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t me take you down, 'cos I'm going to Strawberry Fields.

    把你忘掉我去莓地

    Nothing is real and nothing to get hung about.

    没啥真的不必淹留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洋莓地哟唯你永恒

    Living is easy with eyes closed,

    眼睛一闭活的容易

    Misunderstanding all you see.

    误解所有触目所及

    It's getting hard to be someone but it all works out,

    出人头地不算太难

    It doesn't matter much to me.

    只是对我无甚干系


    点评:

    局 23:27:44
    。。。
    局 23:27:49
    闽南版
    胡不遄死 23:27:55
    哈哈哈
    局 23:28:04
    你再学几个闽南词汇,赶上爱萍才会赢了
    胡不遄死 23:28:13
    是有那么点采薇版闽南歌的感觉哦
    局 23:28:19
    那是

    敝人翻译的 黄色潜水艇

    in the town 
    where i was born 
    lived a man 
    who sailed to sea 
    and he told 
    us of his life 
    in the land 
    of submarines 

    so wo sailed 
    up to the sun 
    till we found 
    the sea of green 
    and we lived 
    beneath the waves 
    in our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and our friends 
    are all on board 
    many more of them 
    live next door 
    and the band 
    begins to play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as we live 
    a life of ease 
    everyone of us 
    has all we need 
    sky of blue 
    and sea of green 
    in our yel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在我出生的小镇

    住着一个男人

    他曾在大海上航行

    并告诉我们

    他在潜水艇上的生活

     

    所以我们朝向

    太阳航行

    直到发现绿色的大海

    我们住到海浪下面

    在我们的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我们的朋友

    都在甲板上

    有很多人

    就紧贴着我们

    乐队开始演奏!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我们过着悠闲的生活

    要什么有什么

    蓝天和绿海

    全在我们的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

     

    怎么把它改成信天游呢?

     


  •     西门吹雪说,只有一件事情才能使我出山……剃掉你的两撇胡子。这话当然是对陆小凤说的,当今江湖,能请动西门吹雪帮忙,并且还能让他幽默一下的,除了这个姓陆的,也再找不到第二个了。陆小凤又说:我发现女人往往能带来麻烦,而且一般都是漂亮女人。这话当然不是对西门说的,这话是拿来泡妞的。事实上,没有什么能给这个绝顶聪明的人带来麻烦,这三个人中,西门吹雪看上去近乎冷血,其实却并没有陆小凤孤独。另外一个人是花满楼,其人的那点风流肠子完全拜这个名字所赐,我的意思是,这个人就是因为本性太不风流了,所以爹妈或者义父或者师傅或者拜把子兄弟,或者他自己才起了这么个名字。他通天文,知地理,识大体,解人意,陆小凤还从未遇到过像花满楼一样的女人。他们在荷叶下面钉上了木桩,让饰演西门吹雪的美籍华人演员踏着荷田而来。一袭白衣,身形越显高峻飘逸,剑气凛冽,足以了结世间一切情仇。他笑了一下说,每一把剑都需要一个剑鞘,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剑鞘。

     

  •    搬来新居已有数日,集体宿舍,两人间,刚开始心中还是有些不爽,老子都工作了,什么时候才能够脱离集体主义的魔爪呢?住了几日,却反倒有些庆幸了,集体公寓总是令人需有所控制,而控制大抵而言都是必需的,也都是适度的,总的来说也都是于人有利的。再加之,集体生活自有其他意义,比如集体的温暖,集体的学习之类,我也就认了。我的同屋是一个同济大学土木系毕业的闽南人,长我一岁,工作已有数年,热情爽快,积极向上,是个清新的人。我们俩偶尔会买几碟小菜,叫两份炒饭,加两瓶啤酒,边看着用接受器转换成电视的电脑显示器,边吃饭,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我觉得这样挺好,有人情味,也有气氛,要是我一个人住在这屋,对于我这样一个性喜阴,不怎么把窗帘拉开,爱把房间搞得阴凉幽独的人,指不定哪天就成了一饼散发着霉香气的普洱,而现在,至少还加了些许铁观音的绿气。

        昨天吃晚饭的时候,电视上体育频道在放一个体育科技的节目,讲玩橄榄球的装备云云。我们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时下一个比较in的运动项目——跑酷,我同屋说:“你看过那部电影没?就是香港那个很有名的武打明星演的,叫什么名字来着……诶……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成龙?”

    “不是。”

    “甄子丹?”

    “对,是他,里面就有跑酷。”

    我说:“我觉得现在要真打起来,成龙和李连杰都不是甄子丹的对手。”

    “成龙老了。”

    “不过,最牛的还是李小龙,我前几天又看了几部李小龙的电影……”

    “李小龙的儿子死得太惨了,一定是被仇家害的。”

    “叫李国豪对吧?李小龙的女儿还活着吧。”

    “不知道,你知道他儿子是怎么死的吧?”

    “演戏时候的子弹换成了真子弹,对吧?”

    “对的。”

    我脑袋一激灵,“真子弹”不就是“甄子丹”吗?

     

  •     大意是,一个女佣嫁给了他的鳏夫主人,一个大他好几岁的牧师。后产下一子,又过了几年,牧师死了。有一天,她遇到了她年轻时候的追求者山姆,两人很快又擦出了火花。然而,结婚却是个问题,二者此时地位相差太大,最关键的是横亘在其中的儿子。儿子已经渐渐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人,他对她母亲的选择坚决反对,善良的母亲还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最终会体谅自己。然而,到最后“他所受的教育,已经足以充分地摧毁仁爱之心”。有一天,已经成为水果店老板的山姆站在自家店面前,一队送葬的队伍从他面前走过,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黑衣的年轻牧师,如同一团黑云将店主人笼罩。

  •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强抢民女,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 3月31日 阴  患了一面对电脑眼睛就起片子花症,身体大不如前,嗜睡贪梦,昔有故人云:我躺在床就像死者躺在墓碑上,不能做金陵倦客,我宁愿躺在床上死猪不怕开水烫。

     

  •   为了实践:“成熟的博客大抵只记下天气”这句话,我打算写日记体。

    3月28号  晴转多云  阳光像戴在头上的一小片沼泽,植物园很远,动物园很近。

     

     

  •                       青年J的2007年求职经历   

        为了本次初选,有为青年J特地给自己起了个艺名:李四车娜姆,希望能够和评委拉近距离。初选当天,人潮汹涌,排队的面试者当中什么发型的都有,螺旋藻类的、爆米花式的、方便面型的……J看看在车窗户上映出的自己,破烂但并不时髦的牛仔裤,肮脏得像化过烟熏妆的旅游鞋,被台风“罗莎”施虐过的乱发,自己都觉得心酸。想想还是先去路边的美发店剪个头发吧,人家都说了嘛,现在是男色时代了,自己虽然自信长得还对得起群众,但是一不打无准备之战,二不能不投评委所好。他都已经把自己的造型想好了,穿一套跳芭蕾舞的紧身衣、健美裤,脖子上挂一个用树枝编成的项圈,作王子状高唱美声,昂首挺胸地走进去,正好跟那位作风豪放的女评委来个绿叶配红花。

        J于是撤离排队队伍,往马路拐角处的美发店走去,一边默默告诫自己,口袋上已经所剩无几了,待会到了美发店可千万要稳住阵脚,任凭美发师怎么游说都不多花一文钱。理发的时候,美发店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娱乐新闻,当年的林妹妹陈晓旭因病不治身亡了,J看了心里颇为难过,不知觉间当年这部电视剧的片头曲开始映入脑海:“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当年这个陈晓旭也是一炮走红,从无名到有名也就是在弹指之间,颇似现在的超女快男,但终是红颜薄命啊,一切犹如梦幻泡影。J又感伤,又感概,选秀的心思彻底没有了,决定去趟超市就回家。

       途中经过好几个房屋中介公司,看看贴的房价还是那样的直插云霄,高不可攀,新闻里的城市房价增减曲线像喝醉的人走路一样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可是每天经过这里怎么就感觉不到什么变化呢?在J眼里,那一排排高层住宅楼像从照相机取景器里看出去一样虚幻,价格就是使它变焦的镜头,一会儿近,一会儿远,而盖上取景器的盖子,就只剩漆黑一片,此时天色确实已晚。听说方便面要大幅度涨价,J到超市的时候,专柜里已经被抢购一空了,J这下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喜欢留方便面式发型了,商品价格高到一定程度,就能形成一种拜物教。J还想清楚了另一件事情,那位曾经遭世人白眼的卖猪肉的北大毕业生才是真正的富有远见卓识,才是真正的有才,望着专柜里那些红白相间,白里透红的生猪肉,J生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怜爱之情。

        虽然J断了选秀的心,但是作为一个新世纪的文艺青年,还是无法摆脱朝演艺圈发展的愿望。他决定不再好高骛远了,不再怀着侥幸的成名梦想,而是从小事做起,点滴做起,从跑龙套做起,为自己制定“十一五规划”,一步一个台阶的发展下去。正好在网上看到一个电影剧组招聘群众演员的消息,J决定去试一试。临去面试之前,J又翻了翻《演员的自我修养》。     

        面试十分钟之后,J心情沉重地走了出来,原来所谓的群众演员就是找主演的“裸替”,导演们觉得J与主演在体态上颇为相似,可以代为演出一幕王子出浴图。然而,此时J却犹豫了,虽说影片中只露个后半身,虽说专业演员应该甘心为艺术献身,但是在这个偷窥成风的时代,谁敢保证自己的正面裸照就不会被偷拍,即而被像帕丽斯、黄垂玲一样泄露到网上,再即而被人像纸老虎一样拿来做PS的样板……。J出生自小城镇,虽说也算是八零后,但思想偏保守,又自觉无可“潜规则”之资质,面对如此严峻的人生选择,权衡之下,决定暂时先断了从影的念头,反正太阳照样升起,待自己成长为阿尔·帕西诺那样的魅力老男人再改走性格路线也不迟。他后来承认,如果当时知道自己的偶像梁朝伟为《色·戒》所作出的牺牲,那可能也就豁出去了,潇洒蛋一回。

       此后的许多个夜晚,无业游民J都在马路上晃荡,思考着人生的意义和生活的出路。眼望着自己一天天弹尽粮绝,又不好意思向家里要钱,要知道他可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是家人的骄傲,他怎么可能让父母知道他在异乡是如此落魄呢。记得年初看的一部电影叫《三峡好人》,里面的主角韩三明为了赚钱赎回自己的前妻,毅然地决定回去黑砖窑挖煤。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他很多时候的心态其实跟韩三明是一样的,希望能够迅速地挖到一桶金,一斤肉吃成个胖子,而不管这样做是不是值得,是不是理性,是不是有风险。

        这一年,有哪个人不在做着一夜成名,一夜暴富的美梦呢?如果他现在有除了维持生计之外的余钱,他一定会投身于股市,尽管他那位曾经是老股民,开豆腐店,豆腐店还打死不搬迁,人称豆腐钉子户的二姨父在经历“黑色星期四”后,曾边在金盆上洗手兼做豆腐边对他说:“别炒股,风险太大,还是做豆腐最安全!做硬了是豆腐干,做稀了是豆腐脑,做薄了是豆腐皮,做没了是豆浆,放臭了是臭豆腐!稳赚不亏呀。”可小青年J偏偏就不愿意吃豆腐!

        此时,夜空如洗,繁星满天,J仰望着星空,在想此时那颗叫嫦娥的卫星到了哪里了呢?它如果此时在拍摄地球的照片的话,会不会把我也拍进去,此时,我跟它是同步的,它在天上,我在地下,我们都在孤单的宇宙上游荡……J不愧是参加过大学里文学社团的人。在这样浮想联翩的时候,他就忘却了眼前所有的烦恼,心态也变得广阔和豁达了,又重新燃起了成功的熊熊梦想。

        要说 J有什么异于常人的能力的话,那就是打电玩,从最早的家庭游戏机,到其后的街机,再到后来的各种网络游戏,但凡入了他的手,他总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其钻研透,并喜新厌旧地另觅新玩。他无论到了什么地方,就是当地电玩界公认的无冕英雄。所以,自小在学校就有一批跟屁虫,向他学习打游戏的法门,每到放学,总是会有一帮人在他前前后后,问长问短。时间一长,他也被问烦了,想了一招,但凡来向他请教游戏宝典的人,都要请他吃东西,因此从小学到高中,他从来不用向父母要零花钱。

       某日,J在一个游戏玩通关之后,正感到百无聊赖之际,忽然想起了这件童年往事。就一秒钟的时间,身上的赚钱本能马上像通了电般的开始复苏,他心想为什么现在就不可以继续用这一招生财呢。今年网上正流行一套叫《歪道》的国产游戏,该游戏的赢利已经将其老板推到了福布斯富豪板,随之而来的是玩家对于游戏知识和技巧的狂热追求。J于是想就从这个游戏入手,向玩家指点迷津,排忧解难,做一个游戏界的“带头大哥”。

        幸亏有了网络,这免去了J创业期与人打交道的许多麻烦,他先王朔之前开通了收费博客,气得老王直感慨“我的千岁寒”,博客访客的每一次点击都会为他的账户贡献收入。托“歪道”的福,他这个博客在一个月之内竟然已经快赶上新浪的当家花旦,J特地把自己的博客命名为“特务J,资深的电玩经历和举重若轻的游戏策略迅速为他培植了一大群粉丝。接下来,为了朝综合方向发展,把博客做大做强,J在继续从事网游咨询事业之余,还将他的博客发展成了一个博客群落,起名“猪博网”。他邀请了网上不少名人加入其博客群,什么芙蕖姐姐了,王二表了,韩热了,全部收归旗下,同时还办了一本叫《飞啦》的电子杂志,形成了极大的影响力。

        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编导注意到这个现象之后,觉得中国的那些古代野史和八卦也快被发掘完了,知识分子上电视也已经不再具有新鲜感,观众朋友也越来越会给教授博导们挑刺了,是谈些新鲜事,并邀请一些草根英雄现身说法的时候了。于是邀请J去做名为《大话网游》的系列讲座,J很荣幸成为《百家讲坛》有史以来学历最低的演讲者,至此之后一炮打响,就有了个网游界“易中丹”的雅号。紧随之出了一大摞书,叫《网游那点事》、《网游一点通》、《网游十五年》、《J评网游》、《J网游心得》、《J吹灯之网游网游往上游》……

     成功的人士都是相似的,失败的人士却各有各有的不幸,J2007年就这么顺水顺风地往年末滑去,作为本年度《成功人士面面观》的最后一个主角,当笔者问起J本年度最后的安排时,他说,春晚导演已经在与他联系了,他的出现可能会携手郭德纲将赵本山挤出春晚,因为他才是本年度当之无愧的忽悠英雄,让我们08年再——相——见!

     

     

     

    (专刊专用,请暂勿转载)

     

  •    文不在长,好玩则名。点击不在高,过得去就行。斯是陋博,惟吾德馨。八卦上得快,图片跟得紧。
    谈笑有牛人,往来无愤青。可以装猥琐,扮纯情。无BBS之乱耳,无MSN之劳形。
    北京徐静蕾,上海郭敬明。孔子云:“何陋之有?”
  • 1、  人家买了好大大的硬盘哦,250G,老公再也不许跟我抢哦,用不完都可以留给我们以后的baby用啦,好开心哦!还要去弄个新发型,换份新心情,yeah~不知道明天上班Lily看见会怎么说呢,嘻嘻*_^

    2、昨天去买了个二百五的硬盘,又将内存扩容成1G,那个爽啊,硬盘大的人,内存高的人,是老娘,老娘,还是老娘!

    3、250G,相当于我们科室所有电脑加起来的硬盘总量,呵呵。。。

    4、电脑我也不是很懂,但我凡事就喜欢大的,没办法,小农意识。

    5、我觉得吧,大没什么用,关键是要耐用、经用,要不您整我个艾菲尔铁塔,我也不要,谢谢您了。

    6、今天我买了一个250G的硬盘。我第一次接触电脑是在十三年前……

       六句话分别出自杨二、濮存昕、郭德纲、小S、黄健翔、朱军、林志玲、洪晃之口。你问怎么六句话,却有八个人啊?因为同一句话还可能是两个甚至两个以上人的混合,希望您对号正确,祝您成才,祝您拿到Offer!万岁万岁,万万岁!

     

     

     

     

  •        我最近在听周截棍的新专辑《改造自己》。

     

  •     看《无限近似透明之蓝》,我只觉得一节写得好。龙拉上丽丽去飙车,两个人之前可能服过了一些致幻药物,龙说:在我头脑里一直有一座城市,它有海港、有摩天大楼、有电影院、有便利店……应有尽有。他们的车在飞速行驶之后,停在一片种满番茄的地上,那是一片红色的海洋,番茄象海底生物,丽丽对龙说:你快出来啊!快出来啊!龙看着车窗外对他喊叫的丽丽,她就像一条发光的深海鱼。


        
       在通往中山公园的那个坡路上,我看见下方的路上那块被围墙圈起的废地上,竟开满了油菜花。或许不是油菜花,是某种开黄花的野生植物,但是由于数量繁多,也连成了一个黄色的小湖,那间还没倒的旧房子就成了一条船的残骸,被浅黄推到了深黄的地方。地铁在头顶上飞快驶过,那间旧房子看上去神秘遥远,虽然如果我真想去到里面,翻过墙,在半人高的野草上绊过去,还是有办法到达的。但那时的它已经不是现在看到的它了,即使能在里面捡到个旧相框什么的,我抵达的也是另一个地方。   

          龙和丽丽在空地上狂奔,番茄一个一个被他们踩碎。  

          我在地铁站出口处看到几个调皮的小孩,在电梯上往上跑,但那电梯是下行的。这场景如果出现在一个大人的梦里一定是个噩梦,你一直使劲地往上爬啊爬,但是爬上一级,电梯又下降一级,你累得满头大汗,但老是在原地踏步,最后你爬不动了,就由着电梯把你朝下拉,你回头,看见下方是个漆黑的深渊,而你正离它越来越近,你被吓醒了。但是这些小朋友却自得其乐,他们旁边上行的电梯上挤满了大人,看着这些小孩子边跑边笑的样子也被他们逗乐了,有的还在给他们起哄。   

         一切似乎平静了,龙和丽丽跑得累了就仰躺在广袤的番茄地上,望着浅灰的天空。这个时候,龙说了小说里最nb的一句话:糟了!我忘记在我的城市里设计飞机场! 

     

  •       说到此处,C君不由自主地吟起诗来:“平生只有两行泪,半为浮生半美人”,又说:“我每每读到达夫的‘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总觉得我的人生早在几十年前就被定下了基调”,说罢,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我搭腔说:“确实,如C兄般具有如此审美觉悟的人在现世真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了,康德说,男人不做一件事,只因为它不合理,女人不做一件事,只因为它不美。依我看来,C兄对美的追求比大多数女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C君接过我的敬酒,说道:“我这一生放荡荒唐,但为一个‘美’字不惜倾家产,折寿命。我常思忖哲人对美作出的划分,曰崇高乃男性美,雄壮、刚强……,优美乃女性美,光滑、柔软……我这半生已过,对崇高与优美都已有所经验和体悟,然而,总是禁不住想寻找将这二者完美结合的形体,最美的形体莫过于人形,我一生就在寻找这样一个集崇高与优美于一身的大美人呀!”

           这时,坐在角落里的F君开口了,他一直在摆弄自己手中的微型计算机,显然这位电脑高手对我们的话题无甚兴趣,他说:“这有何难,用我最近新开发的软件阿拉丙,又名多拉B梦,可以轻松实现你的愿望”,他然后让C君往电脑中输入他对最完美人的要求,C君半信半疑,不过还是输入了这些词语:巨大、刚强、雄壮、白皙、光滑、柔软……”

           输完之后,我们都屏息等待着屏幕里的反应,看得出软件正在整合这些要素,酿造一个最完美的人形,C君一向闲散,这时候却异常专注,仿佛一个科学家眼瞅着自己设计的火箭即将升空般紧张。

            虽然我们如此专注,但结果到来的时候还是有些突然,我本以为软件会按各个部分来构造人体,比如先出来最完美的脚趾,再出来最完美的咯吱窝之类。那知道,它更加智能,它有自己的判断,而不是单纯用比例来叠加形体。

            电脑一阵黑屏之后,又再度点亮,我终于看见了这个C君寻找了半生的超级美人:

             一名叫松岛踩踩死的日本相扑。

     

  • 一白遮九丑

     

     

     

    一黑,遮十丑。

     

     

  • 罗宾老师:你们要记住,在人类文明的进程当中,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总是与裙子的长度成反比的,也就是说城市的文明程度越高,女人的裙子越短,反之,则越长。

    前排戴黑框眼镜的学生(仰视,天真的):那是不是有一天会发展到没有了呢?套用周云蓬的诗,像没有一样短?

    罗老师:那么,恭喜你回到史上最伟大的城市雅典。

     

  • 男左:天气这么热,还只能天天穿牛仔裤,真他妈的郁闷,我怀念那些穿七分裤的日子。

    男右:是啊,我也好久没穿热裤了。

     

    车太贤(哀怨的):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却只换来一句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