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我说月光的时候

    我说的是灵感

    为此我点燃了五根蜡烛

    被吹熄的倒数第二根

    是贝多芬

    洱海到底是海

    还是永不出镜的茵梦湖

    它的指挥

    使我听到银鱼的起伏

     

     

  • 我曾到过苍山的山谷深处

    也就是你们抬头

    看见的那道光线的夹槽中

    有一座坟墓

    似乎要从青苔上滑下来

    它的源头就是我们在古城遇到的送葬队伍

    整个下午,他们环绕古城

    像一群蜜蜂

    把蜜倒入墓中

     

  • poésie - [野草(断)]

    2013-05-25

    总会有一种普普通通的生活吧,
    光,那样透明、喜悦、温暖,
    黄昏,和邻家姑娘隔着篱笆交谈,
    他们的喁喁情话,
    只有蜜蜂才能听见。

    ——阿赫玛托娃

  • 雪花 - [野草(断)]

    2013-01-03

         雪花从侧斜上方划过,像是要插进某块空气之中,要在其中生长,像一个个旋转的童子,在学会一声清冽的唱腔时静止。

  • 关于死亡

     

     

    冬天到了

    冬天的阳光

    透过两片银杏叶子

    各自走完全程

    落到地面

    这是得当的温度

    地上的两个英格兰人

    用南北村言问好

    更多的阳光透过银杏叶子

    活了下来

     

    树干后的音乐

    飘落之前

    安抚过每一片树叶

    灵魂,和阳光里的灰尘

    它是一只生前

    和死后才有的完美的手

    托起落叶的阵风

    放下落叶的阵风

    秋季最后一天里

    送给我围巾的女人

    安坐和声中

    任由母性和时间泛滥

    唇上的香味

    关于,结论

     

    这是多么令人眷恋的冬天

    多么令人眷恋的生

    我们收拾剩下的柴火

    抱在怀里

    躺在一望无际的呼吸上

    那些植物

    刚唱出来就消失的名字

    陪我们度过昨夜

    又一早离开森林

     

     

    电影

     

     

    下午的时光

    包括

    发亮的乔木

    流淌的水

    和超出生命的漫长

     

    我在密歇根大街

    一家二楼

    读到阿莲娜

    在她最后的少女时代

    爱上一个青年

    那时

    她瘦弱的屁股

    将有六年的丰收期

    每月排出

    过量的甜蜜

    爱情对一些少女

    是有害的

     

    词汇

    比美丽更美好的

    是不安

    她收获我日后的怨恨

    填充这六年中

    每个做过爱的夜晚

    夜色留在她体内

    想想这个词,体内

     

    她就在我的指尖

    是晚风

    她在风的裙里

    是春夜

    她的屁股,如果不完美

    到每个八月

    就会完美

     

    阿莲娜

    一个少女的小说

    她没有关上所有阳台的门

    这一章

    关于她在二十岁之前

    做爱的次数

    春天是一只浅海的章鱼

     

    我在下午的银杏树下听到

    她的喘息声

    她的男人关门

    离开青春

    翻开文学的捉奸在床

     

    小说的无聊正在于此

    写到最后

    阿莲娜

    回忆她的处女时期

    她的长发

    像茶杯里的波浪

    她的皮肤

    像一层薄雾,紧紧包裹山脚的村庄

    远在目力外

    我读到1885

    她和男人做过爱

    在葡萄架下喝茶的夜晚

    他们和邻桌的茶客

    闲聊

    这一段

    出现了我的名字

     

    九月如期到来

    在溪边

    发亮的乔木下

    阿莲娜发现

    爱情是让一个人

    对于另一个人毫无意义的过程

    只有时光

    是一切的音乐,一切的诗歌和艺术

     


     

  • 体检 - [野草(断)]

    2012-04-17

    体检室里的中年男人们陷于自己的身体,就像坐在一个漏气的救生圈上,臃肿、粗糙而多毛的身体,像怪物般含住那张谨小慎微的脸,他们在病床上摆放自己的身体,像搬运一个箱子,像那只甲虫般被压在自己的身体下面。所有这一切都在提醒,身体是一个他者。他们卑躬屈膝,诚惶诚恐,拉下皮带,此时是早春的清晨,有柳絮和桃花,跳出窗口,似乎就能回到童年,躺倒在春天的大沙发上,等待着肛门科医生曲折的手指。

  • 一 空间 - [野草(断)]

    2012-04-17

     

       如果空间像时间一样易逝……幸运之处是人可以在时间之外,却永远不会在空间之外。那随处可听到的敲敲打打的声音,与其说是提醒我们忆起逝去的时间,不如说是让我们得以穿梭于不同的空间。交通如此迅捷,节奏如此飞快,只有在这种回忆、比照和共振中,我们才能确认去过此地,就在此地。

     

  • - [野草(断)]

    2011-10-05

         湖泊色的天空连着水草,倒影,画布中间是蔬菜般的楼房,天线像燕子般交叉着飞向远方。一群鸽子露出温柔的胳肢窝,在空中翻身洒下白银。公路笔直地环绕宇宙,没有尽头,也就是说,那些汽车,永没有停下的时候。垂直地穿过它,横切而过,抵达梦中的塞巴斯蒂安。

  • - [野草(断)]

    2011-08-07

     

      乘船从白帝到江陵,青苔漫上了你的眼睛,那是我昨天刚刚生过火的地方,从远处看,人们会以为这是一簇簇磷火。你的眼睛睁开,我就消失。我探视着你皮肤的纹路,细纹如同水波,在唇口荡开荷花。我爱过的头发是个哑巴,在无人的角落迷路。这是我熟悉的脸,熟悉得如同薄雾,如同冲破水浪的时间,如同过去的未来,未来的过去。现在,它呈现在一张照片上,这张脸包含爱意,专门向我而绽放,像是通向美和幸福的钥匙,又像中途的一个客栈,当然,也像一幅阻隔我与真实的画,薄薄的一张,却无法穿透。这脸,不如圣迹般高高在上,也不低入尘埃,它只是在我的前方,永远的前方,不用捕捉,又不会隐去、与我面对面。脸即心,那在漆黑中绽放出光芒的是你的脸,我的脸,她的脸。

     

  • 译一首诗 - [野草(断)]

    2011-05-02

    The Mood of Depression

    You dark mouth inside me,

    You are strong, shape

    Composed of autumn cloud,

    And golden evening stillness;

    In the shadows thrown

    By the broken pine trees

    A mountain stream turns dark in the green light;

    A little town

    That piously dies away into brown pictures.

     

    Now the black horses rear

    In the foggy pasture.

    I think of soldiers!

    Down the hill, where the dying sun lumbers,

    The laughing blood plunges,

    Speechless

    Under the oak trees! Oh the hopeless depression

    Of an army; a blazing steel helmet

    Fell with a clatter from purpled foreheads.

     

    The autumn night comes down so coolly.

    With her white habit glittering like the stars

    Over the broken human bodies

    The convent nurse is silent.

     

    消 沉

     

    特拉克尔

     

    你黑色的嘴在我内部

    你强大,形状

    由秋天的云

    和金色夜晚的静寂构成;

    在折断的松树投下

    的阴影中

    一股山泉在绿光中变暗;

    一个小城镇

    虔诚地平息,进入棕色画面。

     

    此刻,黑色马匹站立

    在雾蒙蒙的牧场。

    我想起了士兵们!

    在山下,垂死的太阳蹒跚

    欢笑的鲜血冷却,

    无声的

    在橡树下面,噢,一支军队的

    无望的消沉;一个闪光的铁头盔

    从紫色的前额咔哒掉下。

     

    秋天的夜晚清冷的垂下。

    它白色的骑装,像星星般闪耀

    盖在残缺的人体上

    修道院护士沉默。

     

     

     

  • 看Jeff Lang的民谣表演
    
    吉他、班卓琴、曼陀铃
    横在你面前,像秋天的河
    歌声与河水平行
    倾斜,在solo前相交
    一群苏格兰农民,在棉花地上
    在棋盘上
    劳作、饮酒、争吵
    在你们的上帝的花格子衬衫上
    跳舞,撒花
    一场雪覆盖一场雪
    一群人覆盖另一群人
    失真像一个牧师
    带着风暴
    来到喧嚣的小酒馆祈求
    安宁,一声惊雷
    铺开丰收的天色
    山凹里种地的农民抬头
    看见了我
    我旁边的人烟花般绽开
    左边的女孩
    爱上手机
    右边的贝司手哈利波特
    她是最幸福的
    .
    2010年9月5日 育音堂
    
    印象最深的地方是Jeff Lang吉他中民谣对blues的克制,不走到头,不到云里哭,不像Jimi Page;也不像Eric Clapton,转入沉思和低诉;不把单个的音符推到极致,而是转入节奏的共舞,像节日里的人们。梦见:不远千里去问别人:我穿几码的鞋?
    

     

  • 小区一 - [野草(断)]

    2010-08-31

     

     小区一

     

    一阵小天鹅

    把我引向窗外

    它来自扫地的外地女人

    她把激动的方言

    通过手机

    泼洒在初秋的空气里

    我在揣度

    这是一桩喜事呢

    还是一个噩耗

    或许只是柴可夫斯基

    让她瞬间接近了亲人和山水

    很快,她挂断电话

    似乎陷入沉思

    扫地的沙沙声

    沿着流浪猫

    藏身的树丛,向前延伸

     

    2010-8-31 中江路

     

  • 长短 - [野草(断)]

    2010-08-20

     

     

     语言的二十六个句式

     

    一堆刚刚除去潮气的牛粪,可以点燃

    语言的百分之九十被困,一成四突

    语言中的主语、动词和宾格有严格规定的长度

    夜晚与白昼的变化如语言

    我的哥哥,在夜晚里我举着你的手机

     

    我的哥哥,你的声音如水从天来

    我的语言在南行走

    我的语言压制着那些细小的声音 使用重复、反转、凌乱的修辞

    爬杆的语言 跳水的语言,无以复加

    认真对词法的定义

     

    我的哥哥,我听到你听到我的想法

     一个句式向斜上生长 

     

     

     

     牛的

    不过没看出有26个句式。。

     

     

      呵呵

    你哪个是谁写的

     

     

     

     你这个呢?

     

     

     

      我写的啊

     

     

       靠,你真肉麻

     

    人家写时候还小嘛,才25

     

     

     

     

    模仿某诗人诗作一首 (耗时20分钟)

     

    绝局

     

    阿姆啊,在蓝中哭的白,织毛衣的魂斗罗

    官人已扯断你的几何,那跳跃的、石油的……

     

    还你企鹅的雄心,我鞭打雾气,牵牛花上

    长出马戏团,野草莓娘们贪吃,降落伞生下,大悲催。

     


     

     

  •  

    听弗拉门戈

    他会完美地

    穿透所有的音域。

    他是创造者

    又是园丁。

    为了寂静,他创造了

    一座座花亭。

     

    ——洛尔加《希尔维里奥的肖像》 赵振江 译

     

           洛尔加的诗节奏明快,意象瑰丽,这种安静稀疏地描摹倒不多见。

     

    勒夫是像MR.big,MR.big确实也像李金斗。。。但勒夫和金斗确实也不能说像。。

                                                                                                     ——富大人

  • 你不同于那些人

    作者:weare

    那些人似乎回头朝我微笑,我知道 他们是善良的
    他们提着灯笼渐渐走远,夜暗了一半就停住了
    我也被卡住,无法追上他们,同他们一一拥抱道别

    或许要留一些世界给那些曾经熟悉的陌生人
    让他们在遥远的某个地方将灯笼挂在屋檐下
    照亮他们的瓜果、花园和满地的枫树叶
    天空过于广阔,我们只能站在自己的灯下
    各自面对 旷野上的不同方向

    这个夜晚我无法使自己的肉体贴紧床
    我得回去,翻过一些山再沿着一些水走
    回到我紧抓住第一个亲人不放手的出生之地
    我想,去的路上世界会暂时变小,直到和小时候一样
    再回来时就是永远那么小了

    这些话我只说给你听,你不同于那些人
    你是我千里之外的亲人,你要安守我的远方


  •        这桩交易,不会妨碍蕨、 
      松树和野菊的修辞。 
      我只是好奇于 
      白色蜂箱里带刺的宁静 
      盲目,和保持完整的黑暗。 
      向上垂直五十米——电视发射塔 
      转换的图像,也不会 
      出现鳞翅目的一闪。 

                             ——  陈舸 

  • 改诗 - [野草(断)]

    2009-04-10


    修改能力进步,写作能力不在。


    在九溪十八涧


    竹林正积着乌云

    午后四五点

    暮晚从隐跃的山形外

    抄近路而来


    三五农人正清扫河水

    水流合拢

    并在河中央轻轻翻身


    春虫头顶墨迹

    伏在草纸边沿

    竹叶挺起了耳朵

    这一刻,吹弹可破


    雨水自衣袖而下

    竹牌坊垫起脚尖,

    看松散雨线,落入青色石板


    背后的庭院仅露一角

    一株桃花在快门里

    渐次打开


    镜头登上另一座山

    薄暮膝下的

    小桥流水人家

    被渐歇的雨水徐徐收回


     

  • 卡佛的诗 - [野草(断)]

    2009-03-24

     

                            

     

                                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1938—1988),美国当代著名短篇小说家、诗人,1938年5月25日出生于俄勒冈州克拉斯坎尼镇,1988年8月2日因肺癌去世。高中毕业后,即养家糊口,艰难谋生,业余学习写作。1966年,获衣阿华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67年,作品第一次入选《美国年度最佳小说选》;70年代后写作成就渐受瞩目,1979年获古根海姆奖金,并两次获国家艺术基金奖金;1983年获米尔德瑞──哈洛•斯特劳斯终生成就奖;1985年获《诗歌》杂志莱文森奖;1988年被提名为美国艺术文学院院士,并获哈特弗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同时获布兰德斯小说奖。卡佛一生作品以短篇小说和诗为主,还有一部分散文。著作主要包括短篇小说集《请你安静一下好不好?》(1976年)、《愤怒的季节》(1977年)、《谈论爱情时我们说些什么》(1981年)、《大教堂》(1983年)、《我打电话的地方》(1988年),诗集《冬季失眠症》(1970年)、《鲑鱼夜溯》(1976年)《水流交汇的地方》(1985年),《海青色》(1986年),《通往瀑布的新路》(1989年)等。

     

     

                            ○ 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诗二十二首

     

                               舒丹丹 译

     

     

                            黄昏

     

     

                            独自垂钓,在那倦秋的黄昏。

                            垂钓,直到暮色罩临。

                            体味到异常的失落,然后是

                            异常的欣喜,当我将一条银鲑

                            拖上船,又将鱼裹进网里。

                            隐秘的心!我凝视这流逝的水,

                            又抬眼望那城外群山

                            幽暗的轮廓,没有什么暗示我

                            我将苦苦渴念

                            再次回到这里,在死去之前。

                            远离一切,远离自我。

     

     

     

                            窗

     

     

                            昨夜,一场风暴袭来,毁坏了

                            电路。我从窗子

                            向外望,树木半隐半明。

                            低垂着,覆上了白霜。广袤的宁静

                            笼罩着乡野。

                            我向来深知。但在那一刻

                            我感觉到,我这一生从未许过

                            虚妄的承诺,也未做过

                            逾矩之事。我的内心

                            尚且纯净。后来那天早上,

                            当然,电路重新接通。

                            太阳从云层后步出,

                            融化了白霜。

                            万物和从前一样。

     

     

     

                            烟斗

     

     

                            我写的下一首诗里将有木柴,

                            就在诗的中央,木柴厚厚地

                            覆着树脂,我的朋友将留下

                            他的手套,对我说,“对付那东西时

                            戴上它们。”下一首诗里

                            也将有夜晚,和西半球

                            所有的星辰;还有浩淼的水域

                            在一弯新月下闪烁数里。

                            下一首诗将有一间卧房

                            和它自己的起居室,天窗,

                            沙发,桌子和靠窗的座椅,

                            午餐前一小时新剪下的一瓶紫罗兰。

                            还将有一盏灯点亮在下一首诗里;

                            外加一只壁炉,浸透了松脂的

                            冷杉木在那儿燃烧,消耗着彼此。

                            噢,下一首诗将擦出火花!

                            但不会有任何烟卷出现在那首诗。

                            我将改抽烟斗。

     

     

     

                            婚姻

     

     

                            在小木屋里我们吃裹了面包屑的牡蛎

                            和配柠檬饼的薯条当甜食,就像大众电视里

                            上演的凯蒂和列文的婚姻。

                            山上拖车里的那个男人,我们的邻居,

                            刚刚又从看守所里出来了。

                            今天上午他和他的妻子将一辆大大的黄色汽车

                            开进院子,收音机大肆喧哗。

                            他停车时他妻子关掉了收音机,

                            然后他们一道慢慢地走向

                            他们的拖车,什么话也没说。

                            那是清晨,鸟儿们都出去了。

                            后来,他用一把椅子

                            将门撑开,好让春天的空气和光线进来。

     

                            这是复活节星期天的晚上,

                            凯蒂和列文终于结婚。

                            将泪水噙在眼里就足够了,婚姻

                            和所有生活带来的感动。我们继续

                            吃牡蛎,看电视,

                            品评剧中人物精美的服饰

                            和令人惊讶的优雅,他们中的一些人

                            正背负着偷情的重压,

                            或与相爱的人分离,还有那必须预料的

                            潜伏在下一次残酷变故之后的

                            毁灭,然后是下一次。

     

                            一只狗在吠。我起身去检视门闩。

                            窗帘后面是拖车们和一块泥泞的

                            泊满汽车的停车场。随着我的注视

                            月亮向西滑行,武装到牙齿,追逐着

                            我的孩子们。我的邻居,

                            现在喝醉了,钻进他的大汽车,掣动

                            引擎,再次出发,充满了

                            自信。收音机在尖啸,

                            敲奏着什么。当他离开,

                            只留下一方小小的波光粼粼的池塘

                            在颤抖,懵然不知它们的存在。

     

     

     

                            邮件

     

     

                            在我桌上,我儿子寄来一张

                            来自法国南部的美术明信片。米迪,

                            他这样称呼那个地方。蓝色天空。美丽的房屋

                            遍植秋海棠。不过

                            他处境不佳,现在急需钱。

     

                            紧挨着他的卡片,是我女儿的

                            来信,告诉我她的老男人,

                            那个瘾君子,正在客厅

                            拆卸一辆摩托车。

                            她们现在靠燕麦粥糊口,

                            她和她的孩子们。看在上帝份上,

                            她还能依靠一些帮助。

     

                            还有一封来自我母亲的信,

                            她病了,失去信心。

                            她告诉我她不愿再在这儿

                            呆下去了。我能不帮她完成

                            这最后一次迁移?能不为她付钱

                            建一个她自己的家?

     

                            我走到屋外。沉思着走向

                            墓地,寻些许安慰。

                            但是天空一片骚乱。

                            云朵,硕大而膨胀,充满着黑暗,

                            仿佛就要爆裂。

     

                            就在那时,邮递员拐进了

                            这条车道。他的脸

                            是卑微者的脸,操劳而发亮。

                            他的手伸向身后——好像要袭击!

                            那是邮件。

     

     

                               

                            水流交汇的地方

     

     

                            我爱溪流和它们奏响的音乐。

                            还有小溪,在林间空地和草地上,在

                            它们有机会变成溪流之前。

                            我爱它们甚至超过一切

                            因它们的坚守秘密。我几乎忘了

                            说那些关于源头的事儿!

                            还有比泉水更精彩的事物吗?

                            但是长长的溪流也猎取了我的心。

                            还有溪流汇入河水的地方。

                            河流张开的口,河水在此归于大海。

                            水与另外一片水

                            交汇的地方。那些地方像圣地一样

                            矗立在我的脑海中。

                            但这些海边的河流!

                            我爱它们就像有些男人爱马

                            或媚惑的女人。有样东西

                            我要送给这冰凉而跳跃的水。

                            仅仅是凝视它们就能让我的血液奔腾

                            皮肤刺痛。我可以数小时地

                            坐在这儿望着这些河流。

                            它们每一条都与众不同。

                            今天我45岁了。

                            如果我说我曾经35岁

                            会有人相信吗?

                            35岁时我的心空洞而麻木!

                            五年多过去了,

                            它又开始再次流动。

                            我要缓缓度过这个下午所有的愉快时光,

                            在我随着这条河流离开我的地方之前。

                            它让我愉快,爱这些河流。

                            一路爱着它们,直到

                            重回源头。

                            爱一切提升我的事物。

     

     

     

                            九月

     

     

                            九月,某处最后的

                            悬铃木叶子

                            已回到大地。

     

                            风清空了多云的天空。

     

                            这里还剩下什么?松鸡,银色的鲑鱼,

                            和屋子不远处被击倒的松树。

                            一棵被雷电击中的树。但现在

                            又开始活过来了。几点嫩芽

                            不可思议地出现了。

     

                            斯蒂芬•福斯特的“我身边的麦琪”

                            在收音机里响起。

     

                            我听着,两眼望向远方。

     

     

     

                            捕鱼

                               

                               

                            捕鱼可真快活!

                            尽管下了雨,它们仍旧游到

                            水面上来追逐

                            第14号黑蚊子。

                            他必须凝神静气,

                            将其它一切全都抛舍,

                            才能有所收获。他过去的生活,

                            那像包袱一样背着

                            四处奔走的生活。还有那新的日子,

                            也是一样。他一次又一次地

                            创造着这些他感觉是

                            最亲密的人类活动。

                            他紧绷心思只为细辨

                            一滴雨滴与溪水里

                            一条鲑鱼的区别。然后,

                            穿过泞湿的田野

                            走向汽车。遥望

                            风改变着山杨树。

                            他抛弃了他曾经爱过的

                            每一个人。

     

     

     

                            一天中最好的辰光

     

     

                            凉爽的夏夜。

                            窗户开敞。

                            灯亮着。

                            水果在碗中。

                            你的头在我的肩上。

                            一天中这些最愉悦的时刻。

     

                            接下来,当然,

                            是那些清晨的时光。还有

                            临近午餐的时候。

                            以及下午,和那

                            薄暮时分。

                            但我真爱

     

                            这些夏天的夜晚。

                            甚至超过,我想,

                            其它那些时辰。

                            一天的工作已经完成。

                            这时没有人能影响我们。

                            或者说永远。

     

     

     

                            我的乌鸦

     

     

                            一只乌鸦飞进我窗外的树里。

                            它不是泰德•休斯的乌鸦,也不是加尔威的乌鸦。

                            不是弗罗斯特的,帕斯捷尔纳克的,或洛尔迦的乌鸦。

                            也不是荷马的乌鸦中的一只,饱食血污,

                            在那场战争之后。这只是一只乌鸦。

                            它永远不适于生命中的任何地方,

                            也没做任何值得一提的事。

                       

  • 再谈雅姆 - [野草(断)]

    2009-03-23

        

            我后来发现普鲁斯特书中也多次提到雅姆,雅姆的温柔是出了名的:“被温柔压伤,在开花的路途上”(《我爱这只温顺的驴子……》),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说要在温柔中,保持一种谦卑的姿态,这样外界就会更温柔地对待你,你弯腰,它如雪般将你覆盖,你就彻底地沉浸了温柔里。也就是说,真正的温柔,不是你以一个主体的、居傲或是施舍的态度向外界播撒,而是保持谦卑,让外界在你这种态度中被柔化,它便用大的温柔如夕光般将你包住,在这样一种里里外外,不分彼此的状态中,你才真正身在温柔中。这样的一种温柔,是雅姆的心理调试手段,也是救赎途径,“让我的痛楚沉溺在温柔里”(《第十悲歌》),温柔即是手段,也是目的。非雅姆这样温柔,是写不出这样的句子的:

    你的午休会梦到清凉水罐

              放在我为你铺设的床上

                                                     (《第十三悲歌》)

     

    以后再读再续写吧,现在感受力迟钝。

    以前写的:

         如果说有对应印象派画的印象派诗歌(注意,不是意象派),那么兰波、魏尔兰等人那乐感很强的诗歌,应该接近于梵高“麦田上的群鸦”之类的画;雅姆则平静舒缓,与景物保持距离,把外界当作静物描摹,观感上有点象莫奈。雅姆平静温和的视角,对于细节的捕捉能力和温柔的笔触,和他那独一无二、得天独厚的结合宗教画与乡村风物画而成的色彩感,使他与上述大艺术家相比也毫不逊色。 
       
      厌女 
       
      一个日本人绘画乡村图 
       
      一湾清溪穿百桥 
       
      每座桥上,无脑无年纪的 
       
      女人散步且更换裙子。 
       
       
       
      牧师旅游 
       
      走下巴斯克乡间高地, 
       
      弥撒结束之际,他到了。 
       
      脱下大围巾,看到粗糙面具, 
       
      他在暗影里摸索,随后跪下。 
       
       
       
       这就是两幅画,“日本人”、“乡村图”、“裙子”、“大围巾”这些名词本身各自有色彩,而且一看就让人联想到印象派画,譬如日本浮世绘对印象派画家的影响、裙子让人想起爱画舞女的德加、由各种颜色的线编织而成的围巾则本身就是一块色块丰富的印象派画布。同时,以动制静,人物的动作,例如:散步、更换裙子、脱下大围巾、在暗影里摸索……所要做的是让画中的人物自己带着色彩去涂抹。 


       

  • 早春 - [野草(断)]

    2009-03-20

        与惠风和春光干杯,虽然透过窗户只能看到另一座大楼的一角,但光线的强度和风的质感,却已经悄悄将春天放在了知觉的拐点,连那些施工地里断断续续的叮当声,也像是从清晨的小学语文课本里溅出,我整个人变成了一片麦田,无端地沿着溪流向前伸长,农民们在上面播种,闲话,等待,直到夕阳把它们浸染成金黄,仿佛又到了秋天。

  • 冬 天 的 道 路

    透过一层轻纱似的薄雾
    月亮洒下了它的幽光,
    它凄清的照着一片林木,
    照在林边荒凉的野地上。

    在枯索的科天的道上
    三只猎犬拉着雪橇奔跑,
    一路上铃声叮当地响,
    它响得那么倦人的单调。

    从车夫唱着的悠长的歌
    能听出乡土的某种心肠;
    它时而是粗野的欢乐,
    时而是内心的忧伤。……

    看不见灯火,也看不见
    黝黑的茅屋,只有冰雪、荒地……
    只有一条里程在眼前
    朝我奔来,又向后退去……

    我厌倦,忧郁……明天,妮娜,
    明天啊,我就坐在炉火边
    忘怀于一切,而且只把
    亲爱的人儿看个不倦。

    我们将等待时钟滴嗒地
    绕完了有节奏的一周,
    等午夜使讨厌的人们散去,
    那时我们也不会分手。

    我忧郁,妮娜:路是如此漫长,
    我的车夫也已沉默,困倦,
    一路只有车铃单调地响,
    浓雾已遮住了月亮的脸。
               1826
                查良铮译

    冬天的早晨

     

    普希金

     

    冰霜和阳光,多美妙的白天!

    妩媚的朋友,你却在安眠。

    是时候了,美人儿,醒来吧!

    快睁开被安乐闭上的睡眼。

    请出来吧,作为北方的晨星,

    来会见北国的朝霞女神!

    昨夜,你记得,风雪在飞旋,

    险恶的天空笼罩一层幽暗。

    遮在乌云后发黄的月亮

    像是夜空里苍白的斑点。

    而你闷坐着,百无聊赖——

    可是现在……啊,请看看窗外:

    在蔚蓝的天空下,像绒毯

    灿烂耀目地在原野上铺展。

    茫茫一片白雪闪着阳光,

    只有透明的树林在发暗。

    还有枞树枝子透过白霜

    泛出绿色:冻结的小河晶亮。

    整个居室被琥珀的光辉

    照得通明。刚生的炉火内

    发出愉快的劈啪的声响。

    这时,躺在床上遐想可真够美。

    然而,你是否该叫人及早

    把棕色的马套上雪橇!

    亲爱的朋友,一路轻捷

    让我们滑过清晨的雪。

    任着烈性的马儿奔跑,

    让我们访问那空旷的田野。

    那不久以前葳蕤的树林,

    那河岸,对我是多么可亲。

                                    1829

                                    (查良铮译)

     

    冬天的早晨

     

    严寒和太阳;真是多么美好的日子!

    你还在微睡吗,我的美丽的朋友——

    是时候啦,美人儿,醒来吧,

    去迎接北方的曙光女神,

    让你也变成北方的星辰吧!

     

    昨夜,你还记得吗,风雪在怒吼

    烟雾扫过了混沌的天空;

    月亮像个苍白的斑点,

    透过乌云射出朦胧的黄光,

    而你悲伤地坐在那儿——

    现在呢……瞧着窗外吧:

     

    在蔚蓝的天空底下,

    白雪在铺盖着,像条华丽的地毯,

    在太阳下闪着光芒;

    晶莹的森林黑光隐耀,

    枞树透过冰霜射出绿色,

    小河在水下面闪着亮光。

     

    整个房间被琥珀的光辉照得发亮。

    生了火的壁炉

    发出愉快的裂响。

    躺在暖坑上想着,该是多么快活。

    但是你说吧,要不要吩咐

    把那匹栗色的牝马套上雪橇?

     

    滑过清晨的白雪,

    亲爱的朋友,

    我们任急性的快马奔驰。

    去访问那空旷的田野,

    那不久以前还是繁茂的森林,

    和那对于我是最亲切的河流。

                                      ——一八二九年十一月三日 戈宝权 译

     

  • 一句 - [野草(断)]

    2008-12-21

         如果黑夜依靠病人将无边无际

                               ——洛尔伽《月亮与昆虫的全景》

  •    我回头一看,也不是很烂嘛,并且发现写短篇小说结构确实是最不好把握的。当时计划写足一副扑克牌,不知道以后能否实现。

    魔术师A

        魔术师当然是一个悲剧式人物,因为他可以无中生有,凭空变出一只鸽子,或者漫天的扑克,却不能使自己富裕起来。我第一次在这个小镇见到他,是在3年前,那时他的表演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许多人都停下手里的活计过来围观。但是很快,大人们对他那一套戏法失去了兴趣,他们也不愿受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愚弄。也就只有我们这群孩子,还尾随着他从东头跑到西头,看着他把硬币从一只手心变进,另一只手心变出。那些硬币都是我们随身带的零花钱,魔术师从我们手上要过去作为表演的道具,最后那几枚硬币就是他的了。

        那时候我们也已经不小,有的人再过几年就够得上当兵的年龄,对于他的许多花样也已都见了很多遍,但我们还是乐于跟随着他,把硬币交给他,有的时候家里有好吃的还会分他一些。每天晚饭过后,总能看到麦田里有一大群孩子跟在一个衣服宽大的瘦小大人后面奔跑欢叫。大人们虽然瞧不起魔术师,却也不反对由他来免费充当这个孩子王的角色。

        那件宽大的衣服是魔术师最重要的道具,他经常把头缩进衣领里,装出一副无头骑士的样子,逗得我们大笑。衣服上面布满了口袋,有一次他从内衣的口袋里缓慢地扯出了一株正在开放的牵牛花,那花仿佛从他身体里长出来一般。那件衣服对魔术师十分重要,我至今仍把拥有一件布满口袋的宽大外衣当作成为魔术师的必备条件。他从来不当众把那件衣服脱下来,这更增加了我的好奇,很想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些什么。

        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我们照例坐在草垛上观看魔术师的表演,听他讲关于魔法的故事,头上星空清朗,不知不觉夜深了,伙伴们都陆续回家了,只有我和魔术师还待在一起。等我想到回家的时候,发现已经太晚,这一回去难免要吵醒已经入睡的家人,少不了一场挨骂,我想既然挨骂在所难免,索性就明天一早再回去,于是问魔术师我可不可以在他村头的那间小木屋上借宿一晚。他迟疑片刻,答应了,告诉我我只能在他卧室之外的另一个隔间里睡,不能擅自进入他的房间。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但是心里却是另一番打算。魔术师的小屋我去过,非常狭小,光线也很暗,里面的摆设很简单,除了屋子四壁被一株绿色植物的藤条围绕,而那株植物的根部无从找到之外,没有什么特别。不过,或许今晚我就能看到魔术师的口袋里都装着些什么了!

        我在魔术师的小屋里席地睡下,这样的仲夏天气里,一张席子就足够了,屋顶的横梁上挂着马灯,桔黄的灯光随着灯芯的偏向忽明忽暗,透过窗户还看得见星空,幽凉而且深邃。可是我的心却由于激动而无暇享受这宁静的乡村夏夜,佯装熟睡后,我看到魔术师提着马灯进了自己的房间,灯光透过墙纸也在忽明忽暗的变动,最后完全熄灭。

        我的眼睛在这个时候已经适应了黑暗,借着星光,我从地上起来,蹑手蹑脚地推开了魔术师的房门。我在门口就看到了魔术师的外衣挂在墙壁的衣钩上,于是径直轻声地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魔术师的床正好放在整个房间最暗的角落里,他睡在阴影里,我无法把他看清楚,但我想他八成已经睡着了。即使他忽然醒来,那也没什么,我会跟他道歉,这仅仅是一个玩笑罢了。所以,我其实并不紧张。不过嘛,怀着一种完美主义冲动,我当然希望这次秘密行动能做得干净利落,于是又略带夸张的蹑手蹑脚走了起来。

       没花多少功夫,我就够到了衣服,迫不及待地开始翻它的口袋,结果令人失望:一一检查过来,里面每个口袋都空空如也。现在回想起来,一个魔术师的口袋里什么都没有,这本身就是最魔术的事了。但是,当时可没想那么多,只感觉有点扫兴,朝着魔术师略带不满地瞅过去。从挂衣服的角度,我看魔术师的床要清楚多了,这一看,我镇住了。魔术师的脸依旧处在阴影当中,而他几近裸露的身子,虽然在夜色中有些朦胧,我却看清楚了——那分明是一个女人的身体!

       呆立了许久,我最后几乎是梦游般走出了她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等魔术师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家中。那天晚上看到的事,我没向任何人说起。两星期过后,我的父母让一个回来探亲的远房亲戚带我到城里做学徒,等我半年后回家时,魔术师已经不在镇上了,谁也不知道她又去了什么地方,而我那天晚上所看到的,或许是她留给小镇的最后一个魔术吧。


  • 在秋天 - [野草(断)]

    2008-10-03

      长假将至,人们都提前离开了办公室,平时熙攘的长廊似乎也快被人卷起封存,阳光就从靠窗的花草上跨了过去。每个人都怀着长假前的些许悸动和放松之后的空虚,总的来说,这还是一种肚子微撑般的甜蜜。在这个秋高气爽的下午,可以感觉到温柔。我从办公室下来,一抬头,发现天是完全湛蓝的,在我的视角下,风景成三角构图,建筑和树木的影子都是斜的,一座堪称宏伟的红楼忽然间已经屹立在蓝天下。我仿佛站在一个杯子的底部仰视这一切,秋天的景色,像酒浆般被倒出来。
  • 家乡与诗 - [野草(断)]

    2008-07-23

       明日回家,发现以前写过的诗中,有很大一部分自己比较满意的,都是在家里写下的。没办法,在家里,有的名词是直接就可入诗的,无论身体感觉还是心境,也都是诗的(不是诗意,是诗中的干燥和湿润,扭结与顺滑)。在外地,或者说在城市,你就得挖空心思,想着怎么让诗歌具备时代精神,多么扯淡。究其原因,都是因为我家在城乡结合部,城乡结合部就是当下中国最真的地方,拿个渔网,撒下去就是满满一兜叫文学的东西,这不是城市和农村能比的,这两个地方在当下的中国都显得很人妖,或者说,当下的中国就是一大城乡结合部。据说颜歌的小说《五月女王》也是写城乡结合部的,得找来看看。

     

    在家写的诗,略作整理:

    初一

    灯笼打了猪油
    鸡鸭温暖,
    鱼也灿烂
    堂屋里四只脚的八仙桌
    供奉香火、粮食和酒
    隐秘的祖宗在阳光和灰尘中穿行
    炮竹惊扰画眉心
    图穷匕见
    表哥的孩子在这天出生

     

    黄昏

    一辆拖拉机
    带着酒气
    经过我家门前

     

    家乡的一节

    头重脚轻的树木
    象一杆杆毛笔
    画出山
    和阵风的阴影

     

    青梨

    青梨一动不动
    斜放在茶几
    在梨树上
    它也是安静的
    偶尔有风
    吹响四周的树叶
    一个人用铅笔画下青梨
    果蒂于大理石茶几上
    投射出短短的一截


    体育世界

    傍晚的停车场
    有一群男孩
    用铁皮门关起了一条河
    足球,就不会流走
    天色越来越暗
    一道车灯光把他们推出很远 


    当地的黄梨

    当地出产的小黄梨
    干而且涩
    象布满雪花的电视屏幕
    我吃它
    要等它变得更黄些
    等它变成
    当地的蜡黄


    外婆

    二十年来
    她足不出户
    她象一幅旧时代的画像
    躺在家的最深处


    大雨

    数不清的老鼠
    从造雨工厂
    年久失修的乌云里奔出
    墨色未减,锈迹斑斑的国营加工厂
    正面临一笔
    更大的债务


    看病记

    老中医的手
    到达脾的时候
    我看了看天
    阳光正深一脚、浅一脚地横渡
    一刻钟后
    他从原路返回
    中途在我身体里
    栽种了几株
    已死过的花草


    远处有雪

    灰鸽子在天上划下
    潦草的几笔
    寒气和哨音
    是它们背后运劲的手
    袖口的乌云
    正在培植另一拨雨水
    远处有雪
    在山顶薄薄的一层
    象几句零落的歌词
    遗失了昨夜倏忽而下的曲谱

     

    一个人正在用慢动作死去

    一个人正在用慢动作死去
    慢得使她
    陡然多出了好几条性命
    倒下的时刻
    身后跟随的那一长排
    全是她自己
    重重叠叠的影子

    千万个影子
    伸向高空中
    划动
    千万条船桨
    又透过云层
    投射到开满雪的地面

    一个人正在用慢动作死
    慢得使许多人可以悲伤
    一个接一个
    轮流悲伤


       

         每一首诗后面其实都有事可写,不过我不会像柏桦先生那样戕害自己诗歌的生命,在所有的诗评中,诗人自己的告白往往是最为拙劣和背德的,对不住bd了,实在是爱之越深,恨之越切,要不我才不在乎。

    又,渐渐感觉几首诗还是可以还原一些家乡的状貌,不过还远远不够,万一写不了诗,还可以写点别的。是故志之,警示自己不要偷懒。

     

     

     

  • 没有烟抽的日子

    王丹 词  张雨生 曲

    没有烟抽的日子
    没有烟抽的日子
    我总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里一直
    以你为我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路无法延续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条条铺在
    那个灰色小镇的街头
    你们似乎不太喜欢没有蓝色的鸽子飞翔啊
    手里没有烟那就划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无奈
    去抽那永远无法再来的一缕雨丝
    手里没有烟那就划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无奈
    去抽那永远无法再来的一缕雨丝
    手里没有烟那就划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无奈
    去抽那永远无法再来的一缕雨丝

        没有网络的日子,十一点办公室大楼所有房间变成一个房间,门卫大伯穿着白色小掛来查房,有两道褶皱的楼梯是他轻量的朋友和敌人,电梯潜入夜下两米处的深蓝区域。没有光纤,电缆,迷宫般穿梭的线路的日子,没有电信花园的日子,幸亏还有娘子,哦也!

     

     

  •    去南大小百合mp版转了下,想当年这儿也是留下了很多美好回忆的,虽然无非也就是在上网敲键盘, 但这地方对我相当于一个路上寄宿的庙宇,还能够遇到不少一同赶路的人,分享他们的生活和技艺。

     

    清真寺,广场上的长椅


    5号楼和6号楼之间
    清真寺的门带着
    三个尖顶
    显得很不一样
    看进去的话:仅仅是一道门。
    里面是条小路
    就好像住宅之间的样子
    不是寺庙。
    没有什么寺庙
    灰色水迹和白墙,刮着风
    那个经受了无数践踏的人
    膝盖上躺着女儿
    上身穿红下身穿绿
    由于清真寺的缘故
    光芒照耀着广场
    和他度过夜晚的长椅
    所以,清真寺的门
    三个尖顶
    还是显得跟5号和6号楼
    很不一样

     

     

    1995年的奉节


    他们炸毁了奉节城
    这样,你仍可以去游玩。在九五年。
    城上春草生,只要你
    在九五年前去。如同在春天前去。
    河流结出一枚清香起楞的瓜果
    只要你不搞错时间
    一双细手叠放在沙洲上
    翠袖覆盖,每一家店铺都叫做瞿塘;
    尽管你错过了早班船
    它却驶回码头,风雾中间
    耐心地走来走去。
    时间就是没有过去,它不出发
    水位也在那条刻度上动着,九五年
    开店小伙有位年轻的妻子,现在还是这样。
     
     
     华山上的那一个令狐冲


    西岳峥嵘,唤起两眸清炯炯
    踏绿莎白石红线冷

    你要知道我是怎样困难地睁开了眼睛
    太阳,也困难地
    扬了一扬它的金睫毛。
    它把小船开走了,呜呜。

    尔家长住黄甫峪,华山下
    绾起发髻,自幼出家
    要得长生,也不过是水中捞月
    不过,他也许就是那一个
    我请他抽了一支兵马俑的
    或者带我去旅馆,容色憔悴的

    他在暮色中面有倦容
    被风吹得很苍白
    通过一条路,出乎意外地长
    到达绝顶,绝壁

    直见断崖崖底
    没有任何云雾
    (并不像中国画家所写的那样)
    他们是白的,清楚的,象刀一样厉
    他们是同一座山
    却没有亲爱之情,毫不相连

    教我上下进退维谷
    教我悬崖勒马
    再加上他的困苦
    我怎能不曾为此一哭
    2003.7.3
     
  • 保卫圣火

    如果哪位熟人有去参加保卫火炬行动,请带上我的四肢。

    让政治靠边,我们要的是尊严。

    不要相信什么建构主义的鬼话,民族自尊心和爱国心是天生的。难道一个人的尊严是被建构的吗?如果国家都没有尊严,人还有什么尊严?

     听听《歌唱祖国》吧,那些还在心里推敲幸福指数的人。不要忘记我们曾经的苦难指数。

     

    刚才看到fork要去旧金山了,他做的海报:

     

  • 孤独房间里的小鹿

    哈代 

    今夜没有什么望进来
    透过窗帘的缝隙
    从一片白雪的反光中,望进来
    今夜没有什么望进来
    当我们坐着并且思考
    在围栏的边上

    我们没有看到这些眼睛
    正在雪地里
    被玫瑰色的灯光照亮
    我们没有看到这些眼睛
    好奇,通红
    四只蹄尖,轻轻踮起

     

  • 驴子一起去乐园的祈祷
      
      
      在我应该到你那儿去的时候,啊上帝
      让那一天是一个乡村的节日,
      路上尘土飞扬。我要象我在人世间
      所做的,选择一条道路走向乐园,
      我喜爱的路,那儿有明亮的星星照耀
      如同白昼。我要拿着手杖走上大道,
      然后走去,我要对我的朋友————那些驴子
      说:我是弗朗西斯·雅姆,我正到乐园去,
      因为在那儿,在善良的上帝的土地上,没有地狱。
      我将告诉他们:蓝天的温顺的朋友,来啊,
      那些可怜而又可爱的动物,让他们的耳朵急速扇动
      驱赶着平庸乏味的苍蝇,争斗,和蜜蜂……
      
      啊,让我在这些动物中间来到你的面前,
      他们是我所深爱的,因为他们低着头,那样驯善,
      他们静静地站着,脚挨着脚,他们
      是那样的惹人怜悯,是那样的温驯。
      我将到你那儿,我的后面是那些动物的成千双耳朵,
      是那些驴子,他们的篮子在腰间挎着,
      是那些驴子,他们拉着流浪艺人的车子,
      车子上装着洋铁桶和羽毛掸子,
      是那些驴子,他们背上背着凸凹不平的水桶,
      是那些母驴,她们行动迟缓,象羊皮袋一样臃肿,
      是那一个,他穿了一条瘦小的长裤,
      他那青肿的伤口在流血,使他痛楚,
      而在伤口周围是那些嗡嗡营营的固执的苍蝇。
      我的上帝,让我和这些驴子一起来到你的限前,
      让天使们引导我们在安宁中前进,
      带我们到草木繁茂的河边去,那儿有颤动的樱桃树,
      平滑而又光洁,象少女的微笑着的肌肤。
      在这灵魂的住所,让我俯身在你的
      神圣的水上,我将如同那些驴子
      厮守着卑贱而甜美的贫困
      向着那永恒的爱————它清澈而晶莹。
      
      罗洛 译